<考槃在澗,蒹葭蒼蒼>
 

一.碩人與伊人

  考槃在澗,碩人之寬。獨寐寤言,永矢弗諼。   
  考槃在阿,碩人之薖。獨寐寤歌,永矢弗過。   
  考槃在陸,碩人之軸。獨寐寤宿,永矢弗告。

《詩.衛風.考槃》

  蒹葭蒼蒼,白露為霜。所謂伊人,在水一方。溯洄從之,
  道阻且長;溯游從之,宛在水中央。   
  蒹葭萋萋,白露未晞。所謂伊人,在水之湄。溯洄從之,
  道阻且躋;溯游從之,宛在水中坻。   
  蒹葭采采,白露未已。所謂伊人,在水之涘。溯洄從之,
  道阻且右;溯游從之,宛在水中沚。

《詩.秦風.蒹葭》

二.知音唱和

  難覓知音的中年人與美貌聰慧的少女萍水相逢,美少女家學淵源,信口品評,句句中節,遂令那個文武雙全的中年人引為生平知己。
  這樣的情節在《射鵰英雄傳》有陸乘風遇黃蓉於太湖,在《倚天屠龍記》有何足道識郭襄於少室山。這兩段情節的文字都非常精彩,合情合理。所不同者在於太湖上一聚之時陸乘風年過四十,早已成家,兒子也比年方十五六的黃蓉大了好幾歲,而「黃老弟」又與小情人「郭哥哥」同遊;何足道卻只三十左右,是「新進」的中年人,而一人一驢的「小東邪」郭襄也有十九歲了,於是乎西域狂生便為了中土美女一曲《考槃》而種下深情:

  郭襄見這琴古紋斑斕,顯是年月已久,於是調了調琴弦,彈了起來,奏的是一曲「考槃」。她的手法自沒甚麼出奇,但那人卻頗有驚喜之色,順著琴音,默想詞句:「考槃在澗,碩人之寬,獨寐寤言,永矢勿諼。」這詞出自「詩經」,是一首隱士之歌,說大丈夫在山澗之間游蕩,獨來獨往,雖寂寞無侶,容色憔悴,但志向高潔,永不改變。那人聽這琴音說中自己心事,不禁大是感激,琴曲已終,他還是癡癡的站著。
  郭襄輕輕將瑤琴放下,轉身走出松谷,縱聲而歌:「考槃在陸,碩人之軸,獨寐獨宿,永矢勿告。」招來青驢騎上了,又往深山林密之處行去。

《倚天屠龍記》第一回〈天涯思君不可忘〉

  郭襄以《考槃》相贈,說出了狂生何足道的心事,令這個崑崙三聖大是感激,遂以郭襄為生平第一知音,另譜新曲相贈:

  郭襄只聽了幾節,不由得又驚又喜。原來這琴曲的一部分是自己奏過的「考槃」,另一部分卻是秦風中的「蒹葭」之詩,兩曲截然不同的調子,給他別出心裁的混和在一起,一應一答,說不出的奇妙動聽,但聽琴韻中奏著:「考槃在澗,碩人之寬。蒹葭蒼蒼,白露為霜,所謂伊人,在水一方……碩人之寬,碩人之寬……溯回從之,道阻且長,溯游從之,宛在水中央……獨寐寤言,永矢勿諼,永矢勿諼……」郭襄心中驀地一動:「他琴中說的『伊人』,難道是我麼?這琴韻何以如此纏綿,充滿了思慕之情?」想到此處,不由得臉上微微一紅。只是這琴曲實在編得巧妙,「考槃」和「蒹葭」兩首曲子的原韻絲毫不失,相互參差應答,卻大大的豐瞻華美起來。她一生之中,從未聽到過這樣的樂曲。
  何足道全心沉浸在琴聲之中,似乎見到一個狷介的狂生在山澤之中漫游,遠遠望見水中小島站著一個溫柔的少女,於是不理會山隔水阻,一股勁兒的過去見她…… 《倚天屠龍記》第一回〈天涯思君不可忘〉

   金庸將「永矢弗諼」改為「永矢勿諼」可能是故意用淺白的一點的字代替。

三.沒有回頭路可走

  考槃》不是情詩,講的是隱者自得其樂,不受環境限制。
  考,拷打,扣打。槃是盤子形的敲擊樂器。澗是水澗,阿是丘陵,陸是平地。
  碩人是指達人高士,現代大學制度,唸完了研究院的Master,叫作碩士。古之碩人比今之碩士卻優勝得太多了。
   寬與薖,都是優閒自得之意;軸,在此指道路。
   寐是睡覺;寤是睡醒。
   矢是矢誓。諼是忘記;過是過從,即相往還。
   金庸解釋《考槃》的詩意很清楚,所以拿來給郭襄贈與何足道,便如同度身訂造的合適。
   《蒹葭》卻是情詩,寫男子思慕所愛的女子,卻又難於親近,心情反覆。
  蒹葭是蘆葦一類的水草。二十四節氣裡面,晞和已都指是露水未乾。
  蒼蒼是深青色;萋萋和采采都是生得茂盛。
  伊人即是那個人,就是詩人所愛慕的女子,後世便成為女子的代稱。
  湄和涘都在水邊。
  溯迴是逆流而上,溯遊卻是順流而下。
  坻是水中高地;沚是水中小片乾地。
  入少林寺之前,何足道與郭襄有約:「就是這樣,剛才的曲子沒彈完,回頭我好好的再彈一遍給你聽。」可惜何足道把話說得滿了,這一回頭,已是百年身,結果十招之內打不敗張君寶,只好對自己踐諾而終生不履中土。
  但是聽完了曲子又怎樣?
  這個「長臉深目,瘦骨稜稜」的西域狂生,始終賽不過那個「劍眉入鬢,鳳目生威」的西狂楊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