夫婿輕薄兒……那聞舊人哭
 

一.《佳人》幽谷客

  絕代有佳人,幽居在空谷。自云良家子,零落依草木。
  關中昔喪亂,兄弟遭殺戮。官高何足論,不得收骨肉。
  世情惡衰歇,萬事隨轉燭。夫婿輕薄兒,新人美如玉。
  合昏尚知時,鴛鴦不獨宿。但見新人笑,那聞舊人哭。
  在山泉水清,出山泉水濁。侍婢賣珠回,牽蘿補茅屋。
  摘花不插鬢,採柏動盈掬。天寒翠袖薄,日暮倚修竹。

杜甫《佳人》

二.師父媽媽

  段正淳始亂終棄,教秦紅棉未婚有孕,生下了木婉清。她一人獨力撫養,卻不肯認自己未婚生女,自號「幽谷客」:

  段正淳臉上滿是痛苦之色,嘶啞著聲音道:「我……我對不起你師父。婉兒,你……」木婉清道:「為什麼?我瞧你這個人挺和氣、挺好的啊。」段正淳道:「你師父的名字,她沒跟你說麼?」木婉清道:「我師父說她叫作『幽谷客』,到底姓什麼,叫什麼,我便不知道了。」段正淳喃喃的道:「幽谷客,幽谷客……」驀地裡記起了杜甫那首『佳人』詩來,詩句的一個個字似乎都在刺痛他心:「絕代有佳人,幽居在空谷。自云良家子,零落依草木……夫婿輕薄兒,新人美如玉……但見新人笑,那聞舊人哭……」

  過了半晌,又問:「這許多年來,你師父怎生過日子?你們住在那裡?」木婉清道:「我和師父住在一座高山背後的一個山谷裡,師父說那便叫作幽谷,直到這次,我們倆才一起出來。」段正淳道:「你的爹娘是誰?你師父沒跟你說過麼?」木婉清道:「我師父說,我是個給爹娘遺棄了的孤兒,我師父將我從路邊撿回來養大的。」段正淳道:「你恨你爹娘不恨?」木婉清側著頭,輕輕咬著左手的小指頭兒。

《天龍八部》第七回〈無計悔多情〉

  金庸挑選了杜甫這首《佳人》,就是要點明良家子錯配輕薄兒。秦紅棉便教女兒不可信男人的話:

  段譽心道:「先前我在她面前老是自稱大丈夫,她可見了怪啦,說不得,為了救鍾姑娘一命,只好大丈夫也不做了。」說道:「我不是男子漢大丈夫,我……我是全靠姑娘救了一條小命的可憐虫。」

  那女郎嗤的一聲笑,向他打量片刻,說道:「你對鍾靈這小鬼頭倒好。昨晚你寧可性命不要,也是非充大丈夫不可,這會兒居然肯做可憐虫了。哼,我不去救鍾靈。」

  段譽急道:「那……那又為什麼啊?」那女郎道:「我師父說,世上男人就沒一個有良心的,個個都會花言巧語的騙女人,心裡淨是不懷好意。男人的話一句也聽不得。」段譽道:「那也不盡然啊,好像……好像……」一時舉不出什麼例子,便道:「好像姑娘的爹爹,就是個大大的好人。」那女郎道:「我師父說,我爹爹就不是好人!」

《天龍八部》第三回〈馬疾香幽〉

  話雖如此,木婉清生平第一次與年青男子相處,卻是很欣賞這個「名譽極壞」、不會武功卻常常充大丈夫的獃子。見到段譽對鍾靈情深義重,還常常吃醋呢!

  段正淳情一眾婦姘頭之中,以秦紅棉思想最單純,容易受人唆擺哄騙:

  段正淳道:「紅棉,你真的就此捨我而去嗎?」說得甚是淒苦。

  秦紅棉語音突轉柔和,說道:「淳哥,你做了幾十年王爺,也該做夠了。你隨我去吧,從今而後,我對你千依百順,決不敢再罵你半句,打你半下。這樣可愛的女兒,難道你不疼惜麼?」段正淳心中一動,衝口而出,道:「好,我隨你去!」秦紅棉大喜,伸出右手,等他來握。

  忽然背後一個女子的聲音冷冷的道:「師姊,你……你又上他當了。他哄得你幾天,還不是又回來做他的王爺。」段正浪心頭一震,叫道:「寶寶,是你!你也來了。」

《天龍八部》第七回〈無計悔多情〉

三.在山泉水清,出山泉水濁

  秦紅棉性格比較直率急躁,木婉清深得母親遺傳。秦紅棉打罵「段老狗」實不能傷他分毫;木婉清打罵「段小狗」,卻教他大吃苦頭。

  金庸只錄了《佳人》詩中合用的幾句,其他內容不切合秦紅棉的人物性情,便棄而不用。

  古代詩人經常以美女來比喻德才兼備的賢人,論者謂這首《佳人》正是杜甫自抒抱負之作。後八句寫佳人隱居後的境況,諸般景物都可以理解為別有暗喻。

  杜甫一生人在政治上並不得志,「山出泉水清,出山泉水濁」兩句,以泉水喻人格,賢人不得用世而隱居深山幽谷,出山入仕的卻是濁世庸人。最後兩句寫佳人生活清貧,詩人本身也是送窮無術。竹有節,則代表有節氣的君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