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燒眼眉,且顧眼下!
 

一.《山坡羊》

  他與咱,咱與他,兩下埵h牽掛。冤家!怎能夠成就了姻緣,就是死在閻王殿前,由他把那杵來舂,鋸來解,磨來挨,放在油鍋裡去炸。唉呀由他!只見活人受罪,哪曾見死鬼帶枷?唉呀由他!火燒眉毛,且顧眼下。火燒眉毛,且顧眼下。

二.一起沒好下場!

  這曲《山坡羊》是天鷹教紫微堂堂主「妖女」殷素素所唱,融化了「假仁假義」張五俠張相公的心。

  《倚天屠龍記》第六回〈浮槎北冥海茫茫〉寫到金毛獅王謝遜奪了屠龍刀,脅持張翠山和殿殷素素出海,遇上大風,船夫都死光了,只剩下三人隨波向北。患難之中,張殷兩人有了「天下地下,人間海底,我倆都在一起」的盟誓。忽然間殷素素想起自己殺人甚多,恐怕死後那親親張五哥要上天,自己卻得下地獄,便唱了這一段《山坡羊》。

  「惡賊」謝遜聽了便高聲叫好:

  猛聽得謝遜在艙中大聲喝彩:「好曲子,好曲子,殷姑娘,你比這個假仁假義的張相公,可合我心意得多了。」
  殷素素道:「我和你都是惡人,將來都沒好下場。」
  張翠山低聲道:「倘若你沒好下場,我也跟你一起沒好下場。」

  殷素素驚喜交集,只叫得一聲:「五哥!」再也說不下去了。

  跟美貌姑娘在怒濤中出生入死,又與冰人謝遜多番惡鬥,然後賭咒罰誓要「在一起」。人家再親口說為了你這個冤家不怕杵舂、鋸解、磨挨、油炸,那麼假仁假義張相公也只好來個「愛雞隨雞,愛狗隨狗」了!天堂地獄、水堨h火堨h也只好奉陪到底!

  結果夫妻為了俞岱巖受傷殘廢的事而感情出現裂痕,再加上保守義兄謝遜和屠龍刀下落的天大秘密,張翠山要用自己的鮮血去承擔所有罪過,殷素素只好嫁雞隨雞、嫁狗隨狗,一同舉劍自戕。

  死於非命算是沒好下場,但這樣的「在一起」又未嘗不算是好下場。

三.《思凡》

  此羊不同彼羊,殷素素唱的《山坡羊》,跟黃蓉與樵夫對唱的《山坡羊》有點分別,出自鼎鼎大名的《思凡》,女主角色空所唱:

  小尼姑年方二八,正青春,被師父削去了頭髮。每日埵b佛殿上燒香換水,見幾個子弟們遊戲在山門下。他把眼兒瞧著咱,咱把眼兒瞧著他。他與咱,咱與他,兩下埵h牽掛。冤家!怎能夠成就了姻緣?就是死在閻王殿前,由他把那碓來舂;鋸來解;把那磨來挨,放在油鍋堨h煠。噯呀由他!只見活人受罪,哪曾見死鬼帶枷?噯呀由他。火燒眉毛,且顧眼下。火燒眉毛,且顧眼下。

  兩種《山坡羊》看來曲牌相同,曲譜卻異,《思凡》這劇沒有看過,不敢亂說。金庸信手拈來,當然要削去不合用的。曲詞中那一份完全豁出去的激情,的確能夠俘虜人心。既能夠成就姻緣,還有甚麼好畏懼?

  《思凡》劇中的色空本姓趙,只因年幼時多病,父母送入尼庵,希望可色夭亡。色空年長後,毅然還俗,乘著師父不在庵中,下山逃去。還唱甚麼:「下山去,尋一個年少哥哥。憑他打我罵我,說我笑我,一心不願成佛,不念彌陀般若波羅。」

  金庸筆下尼姑思凡的有《飛狐外傳》的圓性和《笑傲江湖》的儀琳,結果金庸沒有讓二人還俗。劇中色空念一首七絕可以給圓性和儀琳念誦念誦:

  削髮為尼實可憐!禪燈一盞伴奴眠。光陰易過催人老,辜負青春美少年。

  中國古代僧尼被迫出家的比較多,因為有時候寺廟太多,真正信佛而又能持律守戒可以出家的人又不夠,加上寺廟財力雄厚,總得有人接班,便難免良莠不齊。儀琳的性情不適合當尼姑,恆山派的儀清、儀和都明確說出了來。圓性其實亦鍾情於胡斐,只是礙於對師父的承諾,不得不拒絕了胡斐。現代人出家大多自願,類似的悲劇應該較少。

  《思凡》這齣戲在《鹿鼎記》中演過,那一回是桂公公到康親王家作客,與平西王府的楊溢之一起做莊賭錢,結果知道旁人故意輸錢來巴結,意興闌珊:

  他既知人家在故意輸錢,勝之不武,也就不再去賭,又回到席上,吃菜聽戲。這時唱的是一齣「思凡」,一個尼姑又做又唱,旁邊的人又不住叫好,韋小寶不知她在搗什麼鬼,大感氣悶,又站起身來。

  康親王笑道:「小兄弟想玩些什麼?不用客氣,儘管吩咐好了。」韋小寶道:「我自己找樂子,你不用客氣。」眼見廊下眾人呼么喝六,賭得甚是熱鬧,心下又有些癢癢地,心想:「眼不見為淨,今日是不賭的了。」他上次來過康親王府,依稀識得就中房舍大概,順步向後堂走去。

  小桂子不知那思凡尼姑搗什甚鬼,便隨處亂走,結果誤打誤撞,漁人得利,順手牽羊,拿走了老康的那部《四十二章經》,後來還假仁假義的欺騙老康!

  那一齣《思凡》真演得太長,韋小寶拿了經書回來還未唱完:

  大廳上仍和他離去時一模一樣,賭錢的賭錢,聽曲的聽曲,飾尼姑的旦角兀自在扭扭捏捏的唱個不休。韋小寶問索額圖:「這女子裝模作樣,搞什麼鬼?」

  索額圖笑道:「這小尼姑在庵裡想男人,要逃下山嫁人,你瞧她臉上春意盪漾,媚眼一個一個甩過來……」突然想起韋小寶是太監,不能跟他多講男女之事,以免惹他煩惱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