葡萄美酒夜光杯──祖千秋論酒杯詩2
 

王翰《涼州詞》

  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飲琵琶馬上催。醉臥沙場君莫笑,古來征戰幾人回。

岳飛《滿江紅》

  怒髮衝冠,憑欄處,瀟瀟雨歇。抬望眼,仰天長嘯,壯懷激烈。三十功名塵與土,八千里路雲和月。莫等閒,白了少年頭,空悲切。
  靖康恥,猶未雪。臣子恨,何時滅。駕長車,踏破賀蘭山缺,壯志飢餐胡虜肉,笑談渴飲匈奴血。待從頭,收拾舊山河,朝天闕。

詩中意

  王翰的《涼州詞》二首,以這第一首最為聞名,一般唐詩選集必收。第二首是:

  秦中花鳥已應闌,塞外風沙猶自寒。夜聽胡笳折楊柳,教人意氣憶長安。

  古人旅行不便,盛唐之世窮兵黷武,對外交通發達,詩人便多遠赴塞外的經歷,成就邊塞詩一派。涼州的範圍,大略是今日甘肅省一帶,王翰第一首《涼州詞》的詩意是滿不在乎的,軍人不應醉酒,以免誤了軍機,詩人卻說古來征戰幾人回,好像以生命來開玩笑,實則是從另一個角度說明戰爭的禍害。第二首卻是一遍鄉愁,眼前是塞外風沙寒冷,心中所念卻是京城長安的花鳥,不及第一首來得灑脫。然而第一首的灑脫是虛,第二首的鄉愁才是實。

  岳飛的《滿江紅》,當是中國讀書人必讀,這裡不必多介紹了。

葡萄紅酒配夜光杯

  葡萄酒因釀法不同,有紅酒和白酒之別。酒紅如血,方可配得上夜光杯。所以祖千秋便引了《涼州詞》的「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飲琵琶馬上催」和《滿江紅》的「壯志飢餐胡虜肉,笑談渴飲匈奴血」來佐酒。

  後來令狐沖在梅莊品嘗丹青生的四蒸四釀西域葡萄酒,時在盛暑而有了黑白子造的冰來冰鎮,可惜卻少了夜光杯,也不是在晚上喝,實在是天大的缺憾!

  最後,那酒竟變成了禿筆翁的墨,更是暴殄天物了!

* * * * * * *  * *

白居易《杭州春望》

  望海樓明照曙霞,護江堤白蹋晴沙。濤聲夜入伍員廟,柳色春藏蘇小家。
  紅袖織綾誇柿蒂,青旗沽酒趁梨花。誰開湖寺西南路,草綠裙腰一道斜。

詩中意

  白居易的這首《杭州春望》純屬寫境記遊,望海樓在杭州城東。伍員字子胥,春秋名將,本來是楚國人,因楚王殺了他父兄,東奔於吳,輔助吳王闔閭伐楚。《鹿鼎記》中有韋小寶用伍員「蘆中窮士」的典來戲弄施琅。蘇小小是錢塘名妓,南齊時的一位常被省稱蘇小;另一位是南宋人。白居易說的當然是前一位。

  紅袖即是美女,古代男耕女織,這位紅袖當然要懂得織綾。賣酒的美女,千古以當罏紅袖卓文君最出名。柿蒂是宿萼,開花結果之後,花萼便成了果實的蒂,柿蒂可以入藥,功能降氣止呃,是治呃逆要藥。錢塘習俗趁梨花時節釀酒,稱為梨花春,所以當罏紅袖在青旗下沽酒便要趁梨花。孤山寺在湖中小洲,春天時草綠,遠望如綠衫女子的裙。梨花是小龍女的標誌,綠衫卻令人想起阿珂。

翡翠杯配梨花酒

  祖千秋說道:「飲這壇梨花酒呢?那該當用翡翠杯。白樂天杭州春望詩云:『紅袖織綾誇柿葉,青旗沽酒趁梨花。』你想,杭州酒家賣這梨花酒,掛的是滴翠也似的青旗,映得那梨花酒分外精神,飲這梨花酒,自然也當是翡翠杯了。」
  金庸將柿蒂說成柿葉,是記錯了還是故意?柿蒂能止呃逆,柿葉卻不能。是不是認為蒂配不上花?便以葉瓜代?需知蒂本是萼,花瓣未怒放吐艷之前全憑花萼保護,若是故意改,難免要受忘本之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