〈金庸俠客行〉與〈望海潮〉
 

一:詩詞各一

  笑傲江湖俠客行雪山大漠會群英。
  神鵰仙侶倚天外,碧血鴛鴦入漢營。
  書劍何曾干鹿鼎天龍自始價連城
  更將越女飛狐傳,付與西風送有情 。

吳宏一〈金庸俠客行〉

  書劍飄零,恩仇難了,緣何孤負深情?
  碧血金戈,危邦亂世,憑誰辨識忠貞?
  回首雪山盟。看神鵰白馬大漠縱橫。
  笑傲江湖,當時俠客盡豪英。   

  內經外傳紛呈。況天龍寶藏,價值連城
  越女舊圖,鴛鴦新譜,從來刀劍爭鳴。
  鹿鼎令人驚。嘆興亡一例,塗炭眾生。
  自古倚天多恨,空有淚如傾。

吳宏一〈望海潮〉

二:吳詩人勝過查詩人

  吳宏一教授,現任香港城市大學中文及語言學系講座教授,桃李滿門,是資深的金庸小說讀者。以上一詩一詞近作,原載於二○○八年《明報月刊》九月號,老實不客氣信手牽羊,在此介紹。

  吳詩人兩首作品,補了「飛雪連天射白鹿,笑書神俠倚碧鴛」的不足,當中不見《射鵰英雄傳》,用了其另一書名《大漠英雄傳》,並加入了《越女劍》。

  〈金庸俠客行〉一詩內容十分清楚明白,不必註解。

  〈望海潮〉則有吳教授題解: :

  〈金庸俠客行〉七律後,又檃括金庸小說十五部書名,寫其情。以其籍貫海寧,故調寄〈望海潮〉。八月五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