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提倚天劍,重來親指畫
 

一:安得禹復生

  江從西南來,浩浩無旦夕。長波逐若瀉,連山鑿如劈。
  千年不壅潰,萬姓無墊溺。不爾民為魚,大哉禹之績。
  導岷既艱遠,距海無咫尺。胡為不訖功,餘水斯委積。
  洞庭與青草,大小兩相敵。混合萬丈深,淼茫千里白。
  每歲秋夏時,浩大吞七澤。水族窟穴多,農人土地窄。
  我今尚嗟歎,禹豈不愛惜。邈未究其由,想古觀遺跡。
  疑此苗人頑,恃險不終役。帝亦無奈何,留患與今昔。
  水流天地內,如身有血脈。滯則為疽疣,治之在鍼石。
  安得禹復生,為唐水官伯。手提倚天劍,重來親指畫。
  疏河似翦紙,決壅同裂帛。滲作膏腴田,蹋平魚鱉宅。
  龍宮變閭里,水府生禾麥。坐添百萬戶,書我司徒籍。

白居易〈自蜀江至洞庭湖口有感而作〉

二:兩種倚天劍

  倚天劍的名頭比屠龍刀大得太多,按《三國演義》的說法,曹操有一把倚天劍,原來大禹也有一把,那麼峨嵋派的倚天劍頂多只能算第三。

  大禹的倚天劍是天子之劍,《書劍恩仇錄》男主角紅花會總舵主陳家洛也明白,他們手中的劍和大禹的劍相去甚遠:

  陳家洛等一行沿黃河西上,只見遍地沙礫污泥,盡是大水過後的遺跡,黃沙之中偶然還見到骷髏白骨,想像當日波濤自天而降,眾百姓掙扎逃命、終於葬身澤國的慘狀,都不禁惻然。陳家洛吟道:「安得禹復生,為唐水官伯,手提倚天劍,重來親指畫!」吟罷心想:「白樂天這幾句詩憂國憂民,真是氣魄非凡。我們紅花會現今提劍只是殺賊,那一日提劍指畫而治水,才是我們的心願。」

《書劍恩仇錄》第十二回〈盈盈彩燭三生約,霍霍青霜萬里行〉

  大禹提倚天劍在黃河邊前線督工之時,指揮的只是部下治水團隊,後來因治水立了大功,得帝舜禪讓天子之位。白居易要大禹來當唐朝的治水官員,未免委屈了前代聖君。

  紅花會群豪先前由新任總舵主率領,返回中原營救四當家「奔雷手」文泰來,便遇上黃河缺堤,走失了七當家「武諸葛」徐天宏和十四當家「金笛秀才」余魚同。結果兩人雖然受了點傷,卻因禍得福,贏得了老婆,比總舵主更有成就。

三:借湖口說河口

  白居易原詩講洞庭湖,大禹治水卻在黃河,不在長江。白居易說大禹的倚天劍可以指畫山河,不單是普通信物。「疏河似翦紙,決壅同裂帛。」更是氣魄非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