見不慣風入松,便來個人入缸
 

一:讀書人吃酒詞

  一春長費買花錢,日日醉湖邊。玉驄慣識西湖路,
  驕嘶過沽酒樓前。紅杏香中歌舞,綠楊影堿謅d。
  暖風十里麗人天,花壓鬢雲偏,畫船載取香歸去,
  餘情付湖水湖煙。明日重扶殘醉,來尋陌上花鈿。

俞國寶〈風入松〉

二:小家子氣

  《射鵰英雄傳》寫郭靖與黃蓉在臨安老家,偶遇俞國寶這闕詞,郭大俠聽得不是味兒:

  黃蓉道:「詞倒是好詞。」郭靖求她將詞中之意解釋了一遍,越聽越覺不是味兒,說道:「這是大宋京師之地,這些讀書做官的人整日價只是喝酒賞花,難道光復中原之事,就再也不理會了嗎?」黃蓉道:「正是。這些人可說是全無心肝。」

《射鵰英雄傳》第二十三回〈大鬧禁宮〉

  小黃蓉腦筋果然轉得快,立刻改口投靖哥哥所好,此時又引來好事之徒惹靖哥哥生氣:

  忽聽身後有人說道:「哼!兩位知道什麼,卻在這裡亂說。」兩人一齊轉身,只見一人文士打扮,約莫四十上下年紀,不住冷笑。郭靖作個揖,說道:「小可不解,請先生指教。」那人道:尿這是淳熙年間太學生俞國寶的得意之作。當年高宗太上皇到這兒來吃酒,見了這詞,大大稱許,即日就賞了俞國寶一個功名。這是讀書人的不世奇遇,兩位焉得妄加譏彈!」黃蓉道:「這屏風皇帝瞧過,是以酒店主人用碧紗籠了起來?」那人冷笑道:「豈但如此?你們瞧,屏風上『明日重扶殘醉』這一句,曾有兩個字改過的不是?」郭黃二人細看,果見『扶』字原是個『攜』字,『醉』字原是個『酒』字。那人道:『俞國寶原本寫的是『明日重攜殘酒』。太上皇笑道:『詞雖好,這一句卻小家氣』,於是提筆改了兩字。那真是天縱睿智,方能這般點鐵成金呀。」說著搖頭晃腦,嘆賞不已。

《射鵰英雄傳》第二十三回〈大鬧禁宮〉

  以詞論詞,太上皇果然改得好,不愧點鐵成金,只是實在不合太上皇和太學生的身分。

三:郭大俠飛腳碎屏風

  詞雖好,但得罪了日後威名顯赫的「少年版」郭大俠,屏風注定要毀碎,詞亦得重改:

  郭靖聽了大怒,喝道:「這高宗皇帝,便是重用秦檜、害死岳爺爺的昏君!」飛起一腳將屏風踢得粉碎,反手抓起那酸儒向前送出,撲通一聲,酒香四溢,那人頭上腳下的栽入了酒缸。黃蓉大聲喝彩,笑道:「我也將這兩句改上一改,叫作『今日端正殘酒,憑君入缸沉醉!』那文士正從酒缸中酒水淋漓的探起頭來,說道:「『醉』字仄聲,押不上韻。』黃蓉道:『《風入松》便押不上,我這首《人入缸》卻押得!」伸手將他的頭又捺入酒中,跟著掀翻桌子,一陣亂打。眾酒客與店主人不知何故,紛紛逃出店外。兩人打得興起,將酒缸鍋鑊盡皆搗爛,最後郭靖使出降龍十八掌手段,奮力幾下推震,打斷了店中大柱,屋頂塌將下來,一座酒家剎時化為斷木殘垣,不成模樣。

《射鵰英雄傳》第二十三回〈大鬧禁宮〉

  一個旅遊景點,就此毀在一男一女兩個惡少之手。

  小查詩人擅用素材,這一段文字似與「武」字扯不上關係,但一首〈風入松〉,鋪演出郭黃的人物性情,兼評南宋初年的風氣敗壞,再加「人入缸」的笑話,的確有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