並刀如水,吳鹽勝雪
 

一:纖指破新橙

  並刀如水,吳鹽勝雪,纖指破新橙。
  錦幄初溫,獸香不斷,相對坐調笙。
  低聲問:向誰行宿?城上已三更。
  馬滑霜濃,不如休去,直是少人行。

周邦彥〈少年遊〉

二:以道君皇帝比十全老人

  《書劍恩仇錄》第十回〈煙騰火熾走豪俠,粉膩脂香羈至尊〉,寫紅花會群豪先救出文泰來,再將乾隆皇帝手到擒來。走豪俠憑豪奪,羈至尊以智取。

  玉如意擲過來的紅色汗巾包得有糖藕、百合各一塊,前喻「佳偶」,後示「好合」,風流天子便入羅網。再琵琵一曲,自然休去、休去:

  玉如意取過琵琶,輕攏慢拈,彈了起來,一開口「並刀如水,吳鹽勝雪」,唱的是周美成的一曲〈少年遊〉。

  乾隆一聽大悅,心想當年宋徽宗道君皇帝夜幸名妓李師師,兩人吃了徽宗帶來的橙子,李師師留他過夜,悄悄道:「外面這樣冷,霜濃馬滑,都沒甚麼人在走啦,不如別去啦。」哪知給躲在隔房的大詞人周美成聽見了,把這些話譜入新詞。徽宗雖然後來被金人擄去,但風流蘊藉,丹青蔚?一代宗師,是古來皇帝中極有才情之人,論才情我二人差相彷彿,福澤自不可同日而語,當下連叫:「不去啦,不去啦!」

《書劍恩仇錄》第十回〈煙騰火熾走豪俠,粉膩脂香羈至尊〉


 小查詩人選「並刀如水,吳鹽勝雪」兩句的用意,講得清楚明白,但卻只點頭兩句而不引用全首詞,則是大家的高招。因為細讀全首詞,可能會覺得那個有趣的故事未必靠得住。

三:同牌異格

  說到〈少年遊〉,讀者一定會想起〈天龍八部詞〉之一,段十回〈少年遊〉。

  青衫磊落險峰行。玉壁月華明。馬疾香幽。
  崖高人遠。微步縠紋生。
  誰家子弟誰家院。無計悔多情。虎嘯龍吟。
  換巢鸞鳳。劍氣碧煙橫。

金庸〈少年遊.本意〉

  小查詩人用的是正格,上下片都是五句,共五十字,正宜作「段十回」的回目。這個格式上片行、明、生,和下片的情、橫共五字押韻。

  周邦彥這首〈少年遊〉是別格,共五十一字,上片的橙、笙,下片的更、行四字押韻。

  世傳周邦彥與宋徽宗為李師師而爭風呷醋,因為這首詞而被外放,後來因為宋徽宗愛才,周邦彥才得以回京。

  看看兩個情敵的生卒年。周邦彥(一○五六∼一一二一),宋徽宗趙佶(一○八二∼一一三五),則周美成比宋徽宗年長二十六歲。周詞人死於宣和三年,幾年後就發生靖康之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