〈倚天屠龍記四十韻〉之四
 

一:九陽出世

  剝極而復參九陽。
  青翼出沒一笑颺。
  倚天長劍飛寒鋩。
  禍起蕭牆破金湯。
  與子共穴相扶將。

金庸〈倚天屠龍記四十韻〉節錄

二:再習神功

  《倚天屠龍記》第十六回〈剝極而復參九陽〉,寫張無忌機緣巧合,竟然得到全套《九陽真經》,與太師父張三丰的師父覺遠一樣,將《九陽真經》從頭至尾練成。回目詩句用《易經》的典,「山地剝」一陽在上五陰在下,「地雷復」五陰在上一陽在下,都在十二辟卦之列。這兩卦的圖象,可以在《倚天屠龍記》第三冊的卦圖中找到。按漢代經師推衍,剝卦稱為五陰之候,代表二十四節氣中霜降之後、大雪之前約一個月,大雪之後便是六陰之候的坤卦;復卦則是一陽之候,冬至之後、大寒之前約一個月,大寒之後便是二陽之候的「地澤臨」。

  山在上、地在下象徵山上泥土剝落於地,同時陰盛陽衰,金庸借喻張無忌身有寒毒,性命危在旦夕。雷在下、地在上則象徵大地陽氣復生,金庸借喻張無忌因得習《九陽真經》而能夠將寒毒驅除。回中還有張無忌再被朱長齡陷害與結識蛛兒。

  第十七回〈青翼出沒一笑颺〉,寫峨嵋派與明教交鋒,回目詩句即是明教四大護教法王之末的「青翼幅王」韋一笑,寫其蓋世輕功。

  第十八回〈倚天長劍飛寒鋩〉,寫滅絕師太以倚天劍殺戮明教銳金旗教眾,「寒芒吞吐,電閃星飛」一語,令讀者印象非常深刻。回中還有更精采的張無忌身受三掌的情節。

  第十九回〈禍起蕭牆破金湯〉,借楊逍的聯想:

  ……明教經營總壇光明頂已數百年,憑借危崖天險,實有金城湯池之固,豈知禍起於內,猝不及防,竟爾一敗塗地,心中忽地想起了《論語》中孔子的幾句話:「邦分崩離析,而不能守也﹔而謀動干戈於邦內。吾恐季孫之憂,不在顓臾,而在蕭牆之內也。」

  「金毛獅王」謝遜的師父「混元霹靂手」成崑,即出家後的少林派圓真,他潛入光明頂,一舉擊敗明教光明左使、青翼幅王與五散人。「金城湯池」指城牆堅剛如金,城下有池沸熱如湯,原本池熱不可近,城堅不可破。

  第二十回〈與子共穴相扶將〉,指張無忌與小昭在秘道中相互扶持,結果張無忌學會明教教主必學的「乾坤大挪移」神功,又得小昭指點卦位,兩人得以逃出生天。「子」是小昭,不是張無忌。

  「共穴」則用《詩.王風.大車》的典:「穀則異室,死則同穴。」解作「活著時若不得同住一室,死了也要埋在一穴。」元代王實甫的《西廂記》則演化為:「生則同衾,死則同穴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