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護玉門關不設,將軍銅柱界重標
 

一:又再是燕臺雜興

  帳殿崔嵬令●寥,凱歌連歲奏鉦鐃。
  雲深雁路朝盤馬,雪點狐裘夜射雕。
  都護玉門關不設,將軍銅柱界重標。
  職方別載魚龍國,笑指烽煙薄海銷。

查慎行〈燕臺雜興次學正劉雨峰原韻十首〉之七

二:遊戲文章

  《鹿鼎記》第四十八回〈都護玉門關不設,將軍銅柱界重標〉,續寫韋小寶率軍遠征羅剎軍大獲全勝,此下與俄使費要多羅談判。在金庸筆下,上一回韋公爺先搶了屬下的戰功,這一回再搶了索額圖索大哥「首席談判代表」的地位。

  金庸在這一回之後有「注」解釋回目聯句。上句的「都護」是漢代官名,「玉門」指玉門關,「關不設」指玉門關已不是邊防前線,關卡等於不必再設。下句用東漢馬援征交趾的典,以銅柱重行標誌國界。

  新三版還加了幾句:

  注:……韋小寶尼布楚訂約的一節,乃遊戲文章,年輕讀者不可信以為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鹿鼎記》

  這樣的新補充,應該是避免前頭的遊戲文章被人當真。

  按:條約上韋小寶之簽字怪不可辨,後世史家只識得索額圖和費要多羅,而考古學家如郭沫若之流僅識甲骨文字,不識尼布楚條約上所簽之「小」字,致令韋小寶大名湮沒。後世史籍皆稱簽尼布楚條約者?索額圖及費要多羅。古往今來,知世上曾有韋小寶其人者,惟《鹿鼎記》之讀者而已。本書記?尼布楚條約之簽訂及內容,除涉及韋小寶者系補充史書之遺漏之外,其餘皆根據歷史記載。

《鹿鼎記》

  這樣一「注」一「按」便格格不入,按遠勝於注了。

三:盤馬不射雕

  原詩作於康熙二十三年甲子(一八六四),查詩人時年三十有五。本詩第六字是「門」內有一「貝」,客寓無字書,不知何解。

  韋大人「盤馬」是有的,「狐裘」也是有的,更與雙兒夫人「一室皆春」,只可惜不會「射雕」,未盡合詩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