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生樂事行如櫛,小子浮蹤寄若萍
 

一:又見五十韻

  ……
  先生樂事行如櫛,小子浮蹤寄若萍。
  局蹐伏轅踰弱歲,衰遲起蟄及春霆。
  久知世路殊難聘,屢夢田廬奈未醒。
  心賞隨時勤造請,耳提即事發聵瞑。
  ……

查慎行〈奉送座主大宗伯許公予告歸里五十韻〉節錄

二:韋小寶大床事件

  《鹿鼎記》第三十九回〈先生樂事行如櫛,小子浮蹤寄若萍〉篇幅特長,有六十多頁,冠於第四冊諸回。

  奉旨建「種栗子」(小玄子說的忠烈祠)的韋欽差一行來到揚州,韋大人回憶「禪智寺採花受辱」一役,想拔盡寺前芍藥,引出布政司慕天顏講故事、拍馬屁來護花。「王播碧紗籠」是舊聞,巡撫馬佑題的「韋王簪花」最終都沒有成為事實,然後就是悶壞欽差大人的「陳年宿貨」唱曲。

  散席後韋小寶回到麗春院老家,與舊日有宿怨的桑結喇嘛、葛爾丹王子結拜,化敵為兄弟。又與日後六位老婆同床,只建寧公主不在,由她的親生媽媽假太后老婊子毛東珠丈母娘代替。這番床上大混戰,製造出韋虎頭和韋銅鎚兩兄弟。最後為了最不起眼的小妾曾柔「用腳投票」,韋大人忍痛做其「雙料烏龜大人」,放了元配夫人阿珂和大小老婆方怡,又以丈母娘和仙福永享教主夫人,換回新拜把子的兩位兄長。剩下雙兒、沐劍屏和曾柔三位好姑娘。

  回目上句自是說禪智寺的趣聞樂事。欽差大人地位崇高,當敬之為「先生」,櫛是梳子,可以理解為先生深明「花花轎子人抬人」的道理,從善如流,沒有毀掉芍藥花圃,行事圓滑一如用櫛來梳頭髮那麼順暢。至於下句,則講大人母親眼中的小王八蛋離家流浪,所以是「小子浮蹤寄若萍」,這小浮萍終於回到揚州麗春院的老家。

三:韋小寶大床事件

  這首〈奉送座主大宗伯許公予告歸里五十韻〉作於康熙四十九年庚寅(一七一○),查詩人時年六十一。

  轅是以牲畜來拉的車上面的木,不論用牛、馬、驢,都將牲口縛在車轅上面。這一回提到韋欽差挑行轅,又是轅,倒有點巧合。

  聵是耳聾。瞑是閉目。如成語「發聾振聵」、「死不瞑目」。

  原禮部尚書許汝霖退休,查詩人表示可以「勤造請」,得同鄉前輩「耳提」面命,就會聵能聽、瞑能視了。許大宗伯讀了這五十韻,一定很歡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