犵鳥蠻花天萬里,朔雲邊雪路千盤
 

一:兄弟連床

  迎面蛛絲落幾番,每從遠信報平安。
  各驚顏狀他鄉換,一落江湖戢影難。
  仡鳥蠻花天萬里,朔雲邊雪路千盤。
  六年蹤跡連床話,大似羌村夢夜闌。

查慎行〈武林寓樓與德尹夜話〉

二:巧會固倫長公主

  《鹿鼎記》第三十六回〈犵鳥蠻花天萬里,朔雲邊雪路千盤〉,寫韋小寶為了逃離仙福永享洪教主的魔掌,毅然遠走他方,托庇於滿身是毛的羅剎國「蘇飛霞固倫長公主」的裙下。

  這一回開場時候,韋小寶大人相公與日後的雙兒夫人,一同逃命到鹿鼎山下羅剎人築的雅克薩城,陰錯陽差地與金庸筆下放縱不羈的蘇菲亞公主搭上。「頭老子」洪安通空有一身武功,在外國盟友跟前不敢發作,只好眼巴巴地看著叛教的白龍使小孩子大官溜之大吉。

  經過五個月的長途旅程,小孩子大官連同心腹侍婢一起去到莫斯科,因緣際會,又成為公主黨的智囊,以江湖上最簡單不過的「投名狀」、「敲竹槓」兩招,幫助外國情人成功奪權。

  金庸異想天開,將遠在歐洲的俄國攝政女王請來客串,還煞有介事地按他一按:

  按:俄羅斯火槍手作亂,伊凡、彼得大小沙皇並立,蘇菲亞為女攝政王等事,確為史實。但韋小寶其人參與此事,則俄人以此事不雅,有辱國體,史書中並無記載。其時中國史官以未曾目睹,且蠻方異域之怪事,耳食傳聞,不宜錄之於中華正史,以致北事湮沒。

《鹿鼎記》

  回目聯句的上句,說的是韋小寶遠赴萬里之外的蠻方。仡解作「壯勇」,中國有一少數民族名「犵狫」,又作「仡佬」,現散居於貴州、湖南、廣西三省。一地的花鳥最能反映自然資源,「仡鳥蠻花」就是韋小寶目睹「天萬里」之外的情狀:

  其時方當初夏,天氣和暖。獵宮中繁花如錦,百鳥爭鳴,只是羅剎國花卉蟲鳥和中土大異,花色麗而不香,鳥聲怪而不和,韋小寶乃市井鄙夫,於這等分別毫不理會……

《鹿鼎記》第三十六回〈仡鳥蠻花天萬里,朔雲邊雪路千盤〉

  金庸不忙眨一眨羅剎國的風物,就似我們漢人對仡佬(犵狫)族同胞的兩種態度。按手頭上的資料,老查詩人說仡鳥,小查詩人合卻說犵鳥。

  下句則講那經歷冰天雪地的旅程:

  ……在這冰天雪地之中,似乎腦子也結成了冰。好在他生性快活,無憂無慮……

《鹿鼎記》第三十六回〈仡鳥蠻花天萬里,朔雲邊雪路千盤〉

三:另一處仡鳥蠻花

  原詩作於康熙二十三年甲子(一六八四),查詩人時年三十有五。

  讀者對德尹應不陌生,即查慎行的二弟嗣瑮,兄弟多年不見,自然要連床夜話,細補家書不能盡寫的別後事。至於那仡鳥蠻花,則是指中國西南,真的是仡佬族人聚居之地,因為查詩人在三藩之亂的尾聲時,以幕客的身分隨楊建雍到貴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