羅甸一軍深壁壘,滇池千頃沸波濤
 

一:登黔靈山詩

  空谷西風晝怒號,山寒九月馬歸槽。
  路危怪石驚號墜,天縱諸峰勢競高。
  羅甸一軍深壁壘,滇池千頃沸波濤。
  勞人何限登臨意,不向糟丘覓二豪。

查慎行〈九月同赤松上人登黔靈山最高頂四首〉之二

二:做了真太監

  《鹿鼎記》第三十一回〈羅甸一軍深壁壘,滇池千頃沸波濤〉,先寫安阜園中的奇案:平西王世子吳應熊額駙,涉嫌強姦未過門的妻子建寧公主未遂,錯手割下了自己的卵蛋。這是「官方」非正式發布的真相。實情是公主娘娘勾搭賜婚使,預先給額駙爺送上綠頭巾,並為了維護「桂貝勒」不會「綠光罩頂」,只好委屈小漢奸留下胯下兩顆彈丸。

  接著是宮女王可兒行刺平西王失手被擒,由平西王府姑爺夏國相總兵上演耍弄欽差大臣的好戲,與韋爵爺鬥嘴鬥智。韋大人欲救元配夫人阿珂,卻救錯了人,與小小老婆沐劍屏重逢。

  回目聯句的上句有查大俠自註:「羅甸在貴州省中部,吳三桂駐有重兵。」連同下句,與故事內容沒有太大關聯。相傳明太祖朱元璋曾微服出遊,給閹豬戶送上一聯,曰:「雙手劈開生死路,一刀割斷是非根。」下句似乎可以借過來用用,可惜小查詩人(良鏞)對《鹿鼎記》回目聯句的要求嚴格,不集句,且只選老查詩人(慎行)的聯句,所以只能對付著使用。

  這一回講吳三桂的故事,羅甸和滇池都是平西王的勢力範圍。上句講軍旅的守勢靜態,下句可當作描述舉兵興風作浪,也可說形勢如劍拔弩張,大戰一觸即發。

  若要與「波濤」扯上關係,恐怕只有吳應熊帶到安阜園的水龍隊:

這時園子西南角和東南角都隱隱見到火光,十幾架水龍已在澆水,水頭卻是射向天空,一道道白晃晃的水柱,便似大噴泉一般。

《鹿鼎記》第三十一回〈羅甸一軍深壁壘,滇池千頃沸波濤〉

三:再次入選

  原詩〈九月同赤松上人登黔靈山最高頂四首〉,作於康熙二十年辛酉(一六八一),查詩人時年三十二,身在貴州。這組詩第一首的「草木連天人骨白,關山滿眼夕陽紅」,給選作第二十六回的回目。

  本詩號、曹、高、濤、豪押韻。糟是釀酒的副產品酒糟,糟丘是酒糟堆積成山,比喻沉溺於杯中物。二豪是誰,則因讀者不多,不知是何所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