捲幔微風香忽到,瞰床新月雨初收
 

一:雨妝風月瞰床來

  景物蒼茫感舊秋,還將筋力試重遊。
  行穿下下高高路,題遍山山寺寺樓。
  捲幔微風香忽到,瞰床新月雨初妝。
  洗空塵土三年夢,一夜鳴泉傍枕流。

查慎行〈再宿來青軒〉

二:送上門的風月

  《鹿鼎記》第二十九回〈捲幔微風香忽到,瞰床新月雨初收〉,寫小玄子知道建寧公主是假太后「老賤人」與奸夫矮胖子肉團(即後來登場的瘦頭陀)所生,便將她遠嫁雲南,給吳應熊當老婆。回目聯句專指韋小寶受封一等子爵、賜婚使,結果一路上「白天做賜婚使,晚上做駙馬爺」一事。有風有月還有雨,有雨自必然要有雲,那麼「風月雲雨」都齊全了。

  韋子爵心想:「公主雖不及我老婆美貌,也算是一等一的人才了……」香與初妝都是指公主。微風帶香捲幔而至,新月雨後初妝瞰床窺人,那是風與月自動送上門來,與劇情甚為貼切。查大俠間中將天地會的高彥超筆誤為馬彥超,新三版要好好留意。

  這一回還有鄭家兄弟爭位而引發馮錫範偷襲陳近南,又一次靠青木堂小白龍韋香主的下三濫技倆救命,只「關夫子」給馮錫範害死。另外韋兄弟好人做足,拿真的《四十二章經》換個封皮給康親王應急,只是沒有告訴康親王,他府上的經書,正是自己當日順手牽羊拿了。但與風月雲雨相比,都是芝麻綠豆的小事,便登不上回目。

  這一回講吳應熊給封為「三等精奇尼哈番,加少保,兼太子太保」。這個「精奇尼哈番」其實就是子爵,但要到了小玄子的孫子乾隆做皇帝,才以漢字「子」代替滿字「精奇尼哈番」,所以嚴格來說,小桂子也是「精奇尼哈番」。至於小玄子稱未被「平反」的多爾袞為「攝政王」也要改,因為他也是到乾隆朝才「恢復名譽」。

三:只得鳴泉傍枕

  原詩作於康熙二十五年丙寅(一六八六),查詩人時年三十有七,詩人自註:「山下有泉名甘露。」詩人在兩年前,曾到北京西北郊香山的來青軒,這回是重遊舊地,便作了此詩。

  看來查詩人經過一天的勞累,早已筋疲力竭,眼前景物蒼茫,一個人孤單地感懷舊事而已。風與月不是專為詩人而來,香也不是女兒香,瞰床也是詩人的浪漫聯想,一場雨既洗淨來青軒一帶的塵土,也洗空詩人的夢。這一夜只有鳴泉傍枕,盡不似韋爵爺的風流快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