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免情多絲宛轉,為誰心苦竅玲瓏
 

一:荷花詩

  一片頗黎上下空,芙蓉城現水晶宮。
  已離大地炎埃外,尚在諸天色相中。
  未免情多絲宛轉,為誰心苦竅玲瓏。
  雲烘日炙如相試,賴是清涼不待風。

查慎行〈自怡園荷花四首〉之一

二:承接上回

  《鹿鼎記》第二十八回〈未免情多絲宛轉,為誰心苦竅玲瓏〉,故事發展承接上一回的結尾:

饒是他機警多智,遇上了這等男女情愛之事,卻也是一籌莫展了。

《鹿鼎記》第二十七回〈滇海有人聞鬼哭,棘門此外盡兒戲〉

  「機警多智」就是「竅玲瓏」,「一籌莫展」就是「絲宛轉」和「心苦」。

  第三批毆辱鄭克塽之人,由沐王府「搖頭獅子」吳立身領頭,韋小寶將上一回多隆認錯人圍攻沐劍聲之事,推在鄭克塽身上,於是鄭克塽又再挨打。除了公事之外,鄭克塽的另一個罪名,是勾搭了天地會韋香主的夫人。吳二哥是忠厚老實的好人,便勸韋兄弟:

(吳立身)道:「兄弟,天下好姑娘有的是,你那夫人倘若對你不住,你也不必太放在心上。」韋小寶長嘆一聲,黯然無語。這聲嘆息倒是貨真價實。

《鹿鼎記》第二十八回〈未免情多絲宛轉,為誰心苦竅玲瓏〉

  至於「宛轉」,還有阿珂師姊多番「軟語相求」:

韋小寶道:「好,你這樣沒良心。倘若有人捉你去拜堂成親,我可也不救你。」
阿珂微微一驚,心想若真遇到這等事,那是非要他相救不可,幽幽的道:「你一定會來救我的。」韋小寶道:「為甚麼?」阿珂道:「人家欺侮我,你決不會袖手旁觀,誰教你是我師弟呢?」這句話韋小寶聽在耳裡,心中甜甜的甚是受用。

《鹿鼎記》第二十八回〈未免情多絲宛轉,為誰心苦竅玲瓏〉

  接著再有第四批人毆打鄭二公子,就是平西王府的楊溢之,這一回韋公公便與楊大哥結拜。

三:蓮子心苦

  原詩作於康熙五十一年壬辰(一七一二),查詩人時年六十三,《鹿鼎記》散場久矣。

  我輩不是「識花之人」,便覺蓮、荷、芙蓉都差不多,「心苦」當指蓮子的芯。蓮一身是寶,蓮子芯是具清熱作用的中藥。

  頗黎即是玻璃,但古人講的玻璃,不一定是後世人做的glass,其實大多是天然的水晶石,所以詩人說「水晶宮」。諸天、色相都是佛家語,《倚天屠龍記》開頭兩回有少林派的無色、無相禪師兩位高手。空、宮、中、瓏、風押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