烏飛白頭竄帝子,馬挾紅粉啼宮娥
 

一:古鼎歌

  烏飛白頭竄帝子,馬挾紅粉啼宮娥。
  魯藏大盜竊寶玉,武庫烈焰燔琱戈。
  玉魚晨穿赤蟻穴,金虎夜落毛蟲窠。
  神焦鬼爛逃后羿,天驚石破愁皇媧。
  王坤驚聽或滲漏,諾皋載紀從譏訶。

查慎行(荊州護國寺古鼎歌)(節錄)

二:帝子與宮娥重逢

  《鹿鼎記》第二十五回〈烏飛白頭竄帝子,馬挾紅粉啼宮娥〉,寫行刺小玄子的獨臂白衣尼,居然是前朝的長平公主。「晦明僧」以太監小桂子的身分蒙騙她,師太竟然說:「你這孩子,說話倒也老實。」陶紅英姑姑曾經服侍過公主,公主老人家又以超凡入聖的內力,收服了老婊子太后,破了她的化骨綿掌,為韋小寶除去一個心腹大患。原來這老婊子太后是假扮的,本名叫毛東珠,真太后卻給藏了起來。而最教人喜出望外的,便是日思夜想的「綠衣老婆」竟是師太的弟子,芳名阿珂,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功夫。更妙的是有師太撐腰,不怕「阿珂好老婆謀殺親夫」。明面是「最好永遠陪在師太身邊」,真正的心意則是師太兩字為虛,阿珂兩字才實。

  金庸對「帝子」兩字詳加解釋,不贅論。至於公主,《幼學瓊林》有云:「帝女乃公侯主婚,故有公主之稱。」回目上句講白衣尼是公主,展露上乘輕功可算「竄」如「烏飛」,但是並無白頭。下句講陶宮娥再見主人,少不免哭哭啼啼一番:

陶紅英顫聲道:「你是……你是……」突然間擲下短劍,叫道:「公主,是你?我……我……」撲過去抱住白衣尼的腿,伏在地下,嗚咽道:「公主,今日能再見到你,我……我便即刻死了,也……也喜歡得緊。」

  陶姑姑不是美女,與「紅粉」兩字不大相稱,更沒有馬。

三:劫後紅粉

  這首〈荊州護國寺古鼎歌〉是查詩人早期作品,全詩共有三聯給金庸選作《鹿鼎記》的回目,包括第十八回〈金剛寶杵衛帝釋,彫篆石碣敲頭陀〉,及第十九回〈九州聚鐵鑄一字,百金立木招群魔〉。

  這段詩句緊接著先前介紹「九州聚鐵」一聯時所節錄的那幾句,續寫戰亂之後的景況。「帝子」要逃命,而「宮娥」只能留下來給騎馬的戰士搶奪,這些薄命紅粉只有哭哭啼啼的份兒。

  「魯藏」一句不知出自何典;「武庫」一句本欄談論「夜試倚天劍」時有介紹,不贅論;后羿射日與女媧補天的故事讀者亦耳熟能詳。接著王坤的《驚聽錄》記載唐末黃巢事。《諾皋記》則是段成式所作,金庸為〈三十三劍客圖〉所配短文中,多次提及段氏的《酉陽雜俎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