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州聚鐵鑄一字,百金立木招群魔
 

一:大屠殺

  中軍但思挺鹿豕,列陣孰肯領鸛鵝。
  九州聚鐵鑄一字,百金立木招群魔。
  腰間大弓肅肅羽,掌上利劍霍霍磨。
  濕梢積屍填巨壑,洗城漂血生盤渦。

查慎行〈荊州護國寺古鼎歌〉(節錄)

二:英雄至此皆出錯

  金庸對《鹿鼎記》第十九回的回目聯句詳加解釋,原詩上句講羅紹威後悔屠殺精兵的故事,下句借用商鞅「一諾千金」的典。

  這一回韋小寶的錯在於「英雄難過美人關」,不過這種騙局實在很難抗拒。方姑娘怡姊姊其實也鑄成大錯,流露出不敬家姑的意識,教人想起民國第一任大總統袁世凱,袁氏行錯一步,身敗名裂,被評為「竊國大盜」。卻說袁世凱的母親也是一度流落風塵,與韋小寶之母有些相似,只不過她後來從良,所以跟大清鹿鼎公韋不知生父是誰完全不一樣。袁氏的正妻曾經有一次說話無意中冒犯了老爺,或許是觸動到袁氏母親出身問題的隱痛,此後一輩子要與正妻做掛名夫妻!

  方姑娘在車中露出看不起在妓院中人的心意,怕會成為韋公爺心中的一根刺。因為這個緣故,連帶我「潘第二」也鑄成大錯。事緣查大俠發放虛假資訊,說要給韋公爺幾頂綠頭巾,有傳媒來問誰會出牆,「潘第二」受了誤導,便點了怡姊姊是一個。結果當然陷入查大俠的圈套之中,忽然食言而肥不改了,叫我上了一個大當!

  查大俠說韋小寶鑄成大錯,其實真正鑄成大錯的該是胖頭陀和陸高軒,書中也有他們二人後悔的描述。

  下聯的「百金立木」則說神龍教教主洪安通發誓不再追究老兄弟背叛一事,相約不得再提,後來黃龍使殷錦破誓,即時被洪教主處決,但守諾的神龍教高層最終還是同歸於盡。

  最後小白龍成為白龍使,還學了美人三招和英雄三招。

三:鹿豕能守陣、鸛鵝會高飛

  這首詩先前介紹過,上引幾句比上一回回目〈金剛寶杵衛帝釋,彫篆石碣敲頭陀〉早出。主帥寧願用鹿豕也不用鸛鵝,相信是為了鹿豕雖笨,不會如鸛鵝那樣隨時可以開小差,離隊遠走高飛。上引最後兩句則寫戰場上殺戮之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