粉麝餘香啣語燕,珮環新鬼泣啼烏
 

一:再由〈詠史〉

  轆轤綆斷井應枯,●主休傷押不盧。
  粉麝餘香啣語燕,珮環新鬼泣啼烏。
  殘蛘酵餔鸗艙u,白骴埋沙尺土無。
  別有紅蛦s騎入,金盤銀燭揀明珠。

〈詠史八首〉之三

二:燕語、鬼話

   《鹿鼎記》第十六回先寫方怡姊姊的師哥劉一舟來找韋香主的晦氣,卻給小鬼使蒙汗藥迷倒,大肆凌辱。正所謂:「愛情誠可貴,生命價更高。」親親劉師哥好漢不吃眼前虧,為保性命,只好親口說方師妹是韋香主的夫人,日後「多瞧一眼」,便是「烏龜王八蛋」。

  回目聯句卻不提及此事,上句指韋小寶與方怡、沐劍屏喁喁細語、耳鬢廝磨的綺旎風光。天地會與沐王府一行七人上路,天地會是青木堂的韋小寶和徐天川,沐王府是吳立身、敖彪、劉一舟、方怡和沐劍屏。七人在破廟避雨,韋小寶與二女耳語,將劉一舟當作外人,沐劍屏坐在韋方二人中間傳話:

  ……方怡白了他一眼,向沐劍屏道:「我發過的誓,賭過的咒,永遠作數,叫他放心。」沐劍屏又將話傳過。
  韋小寶在沐劍屏耳邊道:「方姑娘跟我是自己人,那麼你呢?」沐劍屏紅暈上臉,呸的一聲,伸手打他。韋小寶笑首側身避過,向方怡連連點頭。方怡似笑非笑,似嗔非嗔,火光照映之下,說不盡的嬌美。韋小寶聞到二女身上淡淡的香氣,心下大樂。

《鹿鼎記》第十六回〈粉麝餘香啣語燕,珮環新鬼泣啼烏〉

  麝香是名貴藥材、重要香料,文中「淡淡的香氣」幾字,於是上聯的頭四字便有了著落;美貌女子細聲說話,自是「鶯啼燕語」了。

  接著引出神龍教章老三一夥,七人一敗塗地,給押到莊家大宅。後來韋香主的大小老婆怡姊姊和小小老婆劍屏妹子失陷,換回一個小妾「雙兒夫人」(下一回出場),以韋相公的偏心,自然覺得很划算。起初大家都以為「明史案」的寡婦是女鬼,本回結尾時莊家三少奶審問韋小寶殺鰲拜之事,下聯即說此事。

三:蒙汗藥?

  詩中又有一個冷僻字,仍用●標示,這個字左「衣」右「蓋」,字書上說讀音為「居拜切」,解作「上衣」。原詩作於康熙二十年辛酉(一六八一),查慎行時年三十有二,三藩之亂在這一年完結。這一系列〈詠史〉,共有兩首的詩句成為《鹿鼎記》回目。

  轆轤是井上的汲水用具,用滑輪原理;綆就是汲水所用的繩子。

  「押不盧花」是蒙古語,有人認為就是曼陀羅花,這種植物有麻醉作用,可能就是蒙汗藥的材料。這一回韋小寶以蒙汗藥對付劉一舟,何其巧合!

  骴是連著腐肉的骸骨。大戰亂之後,戰敗方的女眷難有好下場。所以「雙蛾短」變成「珮環新鬼」。至於原來的金銀珠寶,自然「別有紅菕v來接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