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倚天屠龍記》回目的柏梁體詩
 

  許多讀者都說感覺到《倚天屠龍記》回目的七言詩句怪怪的,言下之意是覺得這回目跟他們讀過的七言詩大異其趣。相信當年必定有許多讀者問過金庸,所以金庸修訂完《天龍八部》時,於〈後記〉解釋道:

  曾學柏梁台體詩而寫了四十句古體詩,作為《倚天屠龍記》的回目,在本書則學填了五首詞作回目。作詩填詞我是完全不會的,但中國傳統小說而沒有詩詞,終究不像樣。這些回目的詩詞只是裝飾而已,藝術價值相等於封面上的題簽──初學者全無功力的習作。

  甚麼是柏梁台體呢?相傳起自漢武帝劉徹(156 B.C.- 87 B.C.)。公元前一四一年漢景帝崩,武帝繼位,下一年首創年號,是為建元元年。元封三年(108 B.C.)漢武帝在長安未央宮內的柏梁臺與群臣賦七言詩,每人一句,每句用韻,後世模仿其體例的詩,稱為柏梁體。

  這柏梁臺在元鼎二年(115 B.C.)建造,因為以香柏為梁(橫樑),故名。太初元年(104 B.C.)為天火所毀。

  唐太宗李世民於貞觀五年(631)在京城長安的兩儀殿擺慶功宴,慶祝打敗東突厥的頡利可汗,宴請先請降附的突利可汗(頡利之姪),並與群臣合賦柏梁體詩,題為〈兩儀殿賦柏梁體〉,共得五句:

  絕域降附天下平(太宗),
  八表無事悅聖情(淮安王李神通),
  雲披霧斂天地明(長孫無忌),
  登封日觀禪云亭(房玄齡),
  太常具禮方告成(蕭瑀)。

  柏梁體詩句句連韻,一韻到底,格律就只有這麼一條。李世民的後代子孫唐中宗李哲也曾與臣下玩過這種文字遊戲,論水平都是差不多,不具引。

  詩中有幾個詞要解釋一下。八表是指八方極遠的邊地,八方是東南西北四正,和東南、東北、西南、西北四隅。封是祭天,禪是祭地。日觀、云云和亭亭都是泰山的支峰。太常寺是掌管祭祀的中央政府部門。

  古代的柏梁體詩多是皇帝與臣下合賦,內容當然以歌功頌德為主,或許是難度比較低,文人雅集賦柏梁體的似不多見。皇帝那一句最易辦,隨口自我吹噓一下就可以,餘下來的就是一眾皇親國戚、妃嬪、女官接著拍馬屁。因為只求最後一句協韻,水平較低的人也可以參加,皆大歡喜。假如像《紅樓夢》裡面行酒令或賦詩的要求那麼嚴格,就會出現笨木頭賈迎春犯格被罰的場面,若發生在皇帝主辦的「歌德宴會」就未免有點兒煞風景了。

  《倚天屠龍記》回目的四十句柏梁體,是金庸自己一人唱獨腳戲,也可算是別開生面。全詩四十句用七陽韻(韻母是ㄤ),一韻到底,四冊各回最後一字分別是:

  忘,長,光,徨,妝,茫,鄉,航,央,腸。
  槍,肓,牆,狼,場,陽,颺,鋩,湯,將。
  強,章,莊,剛,煌,傷,翔,王,望,商。
  亡,狂,黃,裳,殃,蒼,當,方,藏,郎。

  《倚天屠龍記》回目的七言詩的「怪」就怪在這裡。(待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