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月議題:

郭芙嗔情劍斷楊過之臂,該當何罪?

主題:但見楊過坐倒在地,再無力氣抗禦,只是舉起右臂護在胸前,郭芙一咬牙,手上加勁,揮劍斬落。
 
案例:                  >>>back

  郭芙自幼生性驕縱,連父母也容讓她三分,武氏兄弟更是千依百順,趨奉唯謹,那裡受得這樣的重話?她轉述小龍女的說話,只因楊過言語相激,才不得不委屈說出,豈知他竟如此回答,聽這言中含意,竟似自己設成了圈套,有意嫁他,而他偏生不要。她大怒下,手按劍柄,便待拔劍斬去,但轉念一想:「他對他師父如此敬重,我偏說一件事情出來,教他聽了氣個半死不活。」……
……楊過又氣又急,心神大亂,反手一記,拍的一聲,郭芙臉上中了一掌。他憤激之下,出手甚重,只打得郭芙眼前金星亂冒,半邊面頰登時紅腫,若非楊過病後氣不足,這一掌連牙齒也得打下幾枚。
  郭芙一生之中那裡受過此辱?狂怒之下,順手拔出腰間淑女劍,便向楊過頸中刺去。
  楊過……冷笑一聲,左手迴引,右手倏地伸出,虛點輕帶,已將她淑女劍奪了過來。
  郭芙連敗兩招,怒氣更增,只見床頭又有一劍,搶過去一把抓起,拔出劍鞘,便往楊過頭上斬落。楊過眼見寒光閃動,舉起淑女劍在身前一封,那知他昏暈七日之後出手無力,淑女劍舉到胸前,手臂便軟軟的提不起來。郭芙劍身一斜,噹的一聲輕響,雙劍相交,淑女劍脫手落地。
  郭芙憤恨那一掌之辱,心想:「你害我妹妹性命,卑鄙惡毒已極,今日便殺了你為我妹妹報仇。爹爹媽媽也不見怪。」但見他坐倒在地,再無力氣抗禦,只是舉起右臂護在胸前,眼神中卻殊無半分乞憐之色,郭芙一咬牙,手上加勁,揮劍斬落。

(《神鵰俠侶》第二十四回)

 
問題摘要:                >>>back
一、誰憐楊過青年斷臂之苦?
二、何謂「重傷」?
三、司法實務上認定為「重傷」的案例有那些?
四、使人受重傷與輕傷致重傷,應如何區別?
五、輕傷致重傷、輕傷致死、重傷致死與殺人罪如何區別?
六、如甲、乙兩人為爭女友愛情而互約決鬥,同意以鬥劍決生死,結果甲受傷,乙死亡,則甲應成立何罪?
七、郭芙劍斷楊過右臂,該當何罪?
 
解析:                  >>>back

一、誰憐楊過青年斷臂之苦?

  在金庸小說《神雕俠侶》中,楊過與小龍女的悲歡離合、哀怨纏綿、真情真愛令人低嘆迴旋不已。這對情人的姻緣波折,確與郭芙的任性魯莽有關。郭芙用劍斬斷楊過右臂,又用毒針傷了小龍女,致使這對恩愛夫妻分別十六年,郭芙應負上很大責任。

  且說武氏兄弟同時愛上師妹郭芙,偏偏郭芙對他們難以取捨,使得兩兄弟手足相殘,相約至城外決鬥,只許勝者回來見郭芙。經過楊過一番軟硬兼施、真假摻半勸說之後,兩兄弟終於重歸於好,以為郭芙要嫁給楊過,而他兄弟倆竟然白忙一場。郭芙聞知此事,自是氣憤填膺,又見楊過言語相激,竟似自己成了圈套,有意嫁他,而他偏生不要,在大怒之下,用劍斬斷楊過右臂!

  楊過正值青年,又是習武之人,遭此斷臂之痛,真是情何以堪!究竟郭芙劍斷楊過右臂,在法律上評價如何?應如何處斷?且聽分曉。

二、何謂「重傷」?

  傷害因其結果之不同,可分為普通傷害、重傷害及傷害致死三種情形。依我國刑法第十條第四項規定,所謂「重傷」,係指下列之傷害:
1.毀敗一目或二目之視能。
2.毀敗一耳或二耳之聽能。
3.毀敗語能、味能或嗅能。
4.毀敗一肢以上之機能。
5.毀敗生殖之機能。
6.其他於身體或健康,有重大不治或難治之傷害。
所稱「毀敗」,係指視能、聽能、語能、味能、嗅能、生殖等器官或肢體受到重大傷害,完全且永久喪失其效用,且永無恢復之可能而言。如僅機能衰減,或一時喪失其效用,尚不得謂為毀敗(註1)。

  第六款所稱之重傷,係指傷害重大,且不能治療或難於治療而言,故如傷害雖屬重大,但未達於不能治療或難於治療之程度,或如傷害雖屬不治或難治,但於人之身體或健康並無重大影響者,均非此所稱之傷害(註2)。該款所稱之「健康」,包括生理健康及心理健康。

三、司法實務上認定為「重傷」的案例有那些?

在司法實務上認定為「重傷」的案例如下:
1.鼻準被割,構成第六款之重傷(註4)。
2.左手肱骨折斷,構成第四款之重傷(註5)。
3.右耳被割落一半,構成第六款之重傷(註6)。
4.頭傷抵骨、腦漿流出,構成第六款之重傷(註7)。
5.左手大指、食指、中指砍落,構成第四款之重傷(註8)。
6.左腿膝蓋關節組織之伸出迴轉機能完全喪失,構成第四款之重傷(註9)。
7.以小刀刺傷面部毀壞其容貌,構成第六款之重傷(註10)。
8.以硫酸潑灑面部,變更容貌至重大不治之傷害,構成第六款之重傷(註11)。

四、使人受重傷與輕傷致重傷,應如何區別?

  所謂輕傷,係指重傷以外之身體上或健康上之傷害。刑法上重傷害、輕傷罪與加重結果之區別如下:
(一)行為人如主觀上有使人受重傷之故意,而為重傷行為,造成重傷的結果,構成重傷罪(刑法第278條第1項)。
(二)行為人如主觀上有使人受重傷之故意,而為重傷行為,但卻只造成輕傷的結果,構成重傷罪之未遂犯(刑法第278條第3項)。
(三)行為人如主觀上只有使人受輕傷的故意,而為輕傷行為,縱然發生重傷結果,應構成輕傷罪之加重結果犯(即刑法第277條第2項之傷害致重傷罪),而非構成重傷罪。

五、輕傷致重傷、輕傷致死、重傷致死與殺人罪如何區別?

  輕傷致死、重傷致死與殺人罪,其罪刑輕重出入甚巨,應就具體事實,以犯人之故意推求,以資認定,至受傷部位、傷害程度、凶器種類、下手情形及死亡遲速等情形,雖足供判斷之參考,但不得以之為唯一認定犯罪事實之根據(註12)。茲說明如下:
(一)行為人如有輕傷的故意,發生輕傷的結果,構成輕傷罪(刑法第277條第1項);如發生重傷的結果,則構成輕傷致重傷罪(刑法第277條第2項);如發生死亡的結果,則應構成輕傷致死罪(刑法第277條第2項)。
(二)行為人如有重傷的故意,發生重傷的結果,構成重傷既遂罪(刑法第278條第2項);如僅發生輕傷的結果,則構成重傷未遂罪(刑法第278條第3項);如發生死亡的結果,則應構成重傷致死罪(刑法第278條第2項)。
(三)行為人如有殺人的故意,發生死亡的結果,構成殺人既遂罪(刑法第271條第1項);如僅發生重傷的結果,則應構成殺人未遂罪(刑法第271條第2項);如僅發生輕傷的結果,則應構成殺人未遂罪(刑法第271條第2項)。

六、如甲、乙兩人為爭女友愛情而互約決鬥,同意以鬥劍決生死,結果甲受傷,乙死亡,則甲應成立何罪?

(一)甲、乙兩人雖互為同意以鬥劍決生死,但雙方並無自殺的決意,故甲不成立刑法第275條第1項的加工自殺罪。
(二)甲、乙兩人雖互為同意以鬥劍決生死,係欲將對方殺死而後快,具有殺人的故意,發生死亡的結果,甲應成立刑法第277條第1項的殺人既遂罪。
(三)甲、乙兩人決鬥之情形,無從分辨下手之先後,且無從判斷何方為不法之侵害,故甲不得主張刑法第23條的正當防衛權(註13)。

七、郭芙劍斷楊過右臂,該當何罪?

  郭芙持劍砍斷楊過右臂,造成刑法第10條第4項第4款毀敗一肢機能之重傷結果。惟其究應成立何罪,應視其主觀心態究屬何種故意而定:
(一)如郭芙主觀心態係殺害楊過之故意,應構成刑法第271條第2項之殺人未遂罪。
(二)如郭芙主觀心態係重傷楊過之故意,則應構成刑法第278條第1項之重傷既遂罪。
(三)如郭芙主觀心態係輕傷楊過之故意,則應構成刑法第277條第2項之輕傷致重傷罪。

註1: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1098號、29上字第135號、30年上字第445號、40年台上字第73號、62年台上字第345號判例參照。
註2:最高法院25年上字第4680號、29年上字第685號、48年台上字第194號、54年台上字第1697號判例參照。
註3:司法院19年院字第237號解釋(三)參照。
註4:最高法院19年上字第2052號判例參照。
註5:最高法院20年非字第128號判例參照。
註6:最高法院23年上字第4573號判例參照。
註7:最高法院25年上字第3063號判例參照。
註8: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135號判例參照。
註9:最高法院62年上字第3454號判例參照。
註10:最高法院47年上字第1433號判例參照。
註11:司法院25年院字第1459號解釋、最高法院51年台上字第600號判例參照。
註12:最高法院18年上字第1309號、19年上字第718號、20年非字第104號、51年台上字第1291號判例參照。
註13:最高法院9年上字第71號判例、17年上字第686號判例、50年台上字第1946號判決參照。另參見蔡墩銘著《刑法例題演習》第318頁、甘添貴著《刑法總論講義》第145頁、呂有文著《刑法各論》第281頁。

 
參考條文:                >>>back
刑  法
第10條
(以上、以下、以內、公務員、公文書、重傷之意義)
稱以上、以下、以內者,俱連本數或本刑計算。
稱公務員者,謂依法令從事於公務之人員。
稱公文書者,謂公務員職務上制作之文書。
稱重傷者,謂下列傷害:
一、毀敗一目或二目之視能。
二、毀敗一耳或二耳之聽能。
三、毀敗語能、味能或嗅能。
四、毀敗一肢以上之機能。
五、毀敗生殖之機能。
六、其他於身體或健康,有重大不治或難治之傷害。
稱性交者,謂左列之傷害:
一 以性器進入他人之性器、肛門或口腔之行為。
二 以性器以外之其他身體部位或器物進入他人之性器、肛門之行為。
第23條
(正當防衛行為)
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,而出於防衛自己或他人權利之行為,不罰。但防衛行為過當者,得減輕或免除其刑。
第271條
(普通殺人罪)
殺人者,處死刑、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。
前項之未遂犯罰之。
預備犯第一項之罪者,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第275條
(加工自殺罪)
教唆或幫助使之自殺,或受其囑託或得其承諾而殺之者,處一年以上、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前項之未遂犯罰之。
謀為同死而犯第一項之罪者,得免除其刑。
第277條
(普通傷害罪及加重結果犯)
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,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。
犯前項之罪因而致人於死者,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,致重傷者,處三年以上、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第278條
(重傷罪)
使人受重傷者,處五年以上、十二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犯前項之罪因而致人於死者,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。
第一項之未遂犯罰之。
第287條
(本章各罪之告訴乃論)
第277條第1項、第281條、第284條及第285條之罪,須告訴乃論。但公務員於執行職務時,犯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之罪者,不在此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