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林中的獨奏會


◆ 音樂描摹◆

綠竹翁道:「姑姑請看,這部琴譜可有些古怪。」那女子嗯了一聲,琴音響起,調了調絃,停了一會,似是在將斷了的琴絃換去,又調了調絃,便奏了起來。初時所奏和綠竹翁相同,到後來越轉越高,那琴韻竟然履險如夷,舉重若輕,毫不費力的便轉了上去。

令狐沖又驚又喜,依稀記得便是那天晚上所聽到曲洋所奏的琴韻。

這一曲時而慷慨激昂,時而溫柔雅致,令狐沖雖不明樂理,但覺這位婆婆所奏,和曲洋所奏的曲調雖同,意趣卻大有差別。這婆婆所奏的曲調平和中正,令人聽著只覺音樂之美,卻無曲洋所奏熱血如沸的激奮。奏了良久,琴韻漸緩,似乎樂音在不住遠去,倒像奏琴之人走出了數十丈之遙,又走到數里之外,細微幾不可再聞。

琴音似止未止之際,卻有一二下極低極細的簫聲在琴音旁響了起來。迴旋婉轉,簫聲漸響,恰似吹簫人一面吹,一面慢慢走近。簫聲清麗,忽高忽低,忽輕忽響,低到極處之際,幾個盤旋之後,又再低沉下去,雖極低極細,每個音節仍清晰可聞。漸漸低音中偶有珠玉跳躍,清脆短促,此伏彼起,繁音漸增,先如鳴泉飛濺,繼而如群卉爭艷,花團錦簇,更夾著間關鳥語,彼鳴我和,漸漸的百鳥離去,春殘花落,但聞雨聲蕭蕭,一片淒涼肅殺之象,細雨綿綿,若有若無,終於萬籟俱寂。

簫聲停頓良久,眾人這才如夢初醒。王元霸、岳不群等雖都不懂音律,卻也不禁心馳神醉。易師爺更猶如喪魂落魄一般。

岳夫人嘆了口氣,衷心讚佩,道:「佩服,佩服!沖兒,這是甚麼曲子?」令狐沖道:「這叫做〈笑傲江湖之曲〉,這位婆婆當真神乎其技,難得是琴簫盡皆精通。」岳夫人道:「這曲子譜得固然奇妙,但也須有這位婆婆那樣的琴簫絕技,才奏得出來。如此美妙的音樂,想來你也是生平首次聽見。」令狐沖道:「不!弟子當日所聞,卻比今日更為精采。」岳夫人奇道:「那怎麼會?難道世上更有比這位婆婆撫琴吹簫還要高明之人?」令狐沖道:「比這位婆婆更加高明,倒不見得。只不過弟子聽到的是兩個人琴簫合奏,一人撫琴,一人吹簫,奏的便是這〈笑傲江湖之曲〉……」

他這句話未說完,綠竹叢中傳出錚錚錚三響琴音,那婆婆的語音極低極低,隱隱約約似乎聽得她說:「琴簫合奏,世上那塈銙o一個人去?」

──出自金庸《笑傲江湖》第十三回〈學琴〉

◆ 牛刀小試 ◆

1.作者如何形容簫聲的清脆短促?

(A)石破天驚 (B)軟語呢喃 (C)黃鶯出谷 (D)珠玉跳躍

答案:(D)


2.以「繼而如群卉爭艷,花團錦簇」形容簫聲的繁音漸增,是運用何種修辭法?

(A)觸覺轉化為視覺
(B)味覺轉化為觸覺
(C)聽覺轉化為視覺
(D)嗅覺轉化為味覺

答案:(C)

題解:簫聲屬於聽覺。「群卉爭艷」即為百花爭艷,屬於視覺。文中形容簫聲像百花爭艷,故為「聽覺轉化為視覺」。

 

◆ 徵文贈書 ◆

試著回想你最近聽到的一首樂曲(無論是古典樂或者流行樂),將它的聲音描寫出來。

○提示:除了曲子本身的意境,不妨也回憶一下聆聽這首樂曲時的周遭環境。

徵文:題目自定。文需含有「對樂曲聲音的形容」以及「聆聽者的感受」。
贈書:擇優(5名)贈送遠流出版《笑傲江湖 2─世紀新修版》
字數:300∼500字(4月11日截稿)
郵寄:22161 新北市汐止區大同路一段369號4樓 好讀周報收
電郵:readersclub@udngroup.com(附姓名、學校班級、電話、地址)

文章將刊於好讀周報、遠流出版金庸相關網站、電子報。

 

◆ 好文共賞 ◆

驚愕一下…交響曲

許正航(新北市江翠國中721班)

 

最近讀到關於海頓的書,我發現他有100多部交響曲,便想聽聽看,就選上了〈驚愕交響曲〉。

一開始,是輕快靈巧的旋律,像小精靈在花朵中快活飛舞,我雖然坐在椅子上,卻感覺飛在天空中,自由翱翔,正當我享受其中時,突然奏出一個很強的和弦,嚇得我魂飛魄散,一下子把我從天空中的美夢,重重地震回電腦前。這個聲響猶如一個巨大的銅鐘被人用力敲擊,在這個安靜的房間猛然發出如此大的聲音,著著實實嚇著我,之後樂曲繼續進行,恢復到先前愉快輕鬆的旋律,好像剛才根本沒發生任何事,但嚇到我的那一段不斷重複,雖然沒有洪鐘般的巨響,卻使我心有餘悸,不斷想起那震撼人心的感覺。

聽完後我上網搜尋〈驚愕交響曲〉相關資料,發現這交響樂之父想利用此曲,和英國做作的貴族開個玩笑,而我也被他震撼到了,海頓的幽默跨越了幾百年,真是令人敬佩!

 

激昂壯闊…台灣調

黃雨農(高雄前峰國中916班)

暖暖的周末午後,任憑書案上成堆的課本嘈雜,我拾起一旁的隨身聽,掛上耳機,點下觸控螢幕上的「隨機播放」。

一陣灰而微冷的風掠過,掛在家門口的風鈴隱約響了,悠遠的笛隨即揚起一段呼喚,像破曉,但四周卻又沉了下來。此時的我,身處異鄉。哀悽的二胡接續了笛的獨白,她們一齊低吟著〈台灣小調〉的主題旋律——我愛台灣同胞呀,唱個台灣調,海岸線長山又高,處處港口多險要……。

不待回神,一顆顆急驟、切分的音符倏地排山倒海而來,果決斷然的節奏重重地打在令人出奇不意的拍點,似乎正悲憤地抗議:台灣,這美麗寶島,一路走來,多少崎嶇。強大的音樂引力,使我被捲入無止境的音旋中,一幕幕的歷史鏡頭毫不保留地浮現。一連串的曲折、變奏後,自己彷彿成了歷經滄桑的老者,獨倚窗旁追憶;而嗩吶激昂地高喊他最後一聲嗟嘆。此時,樂團再一次掀起波

瀾,大鼓沉穩地發出信號:我們如此堅強!轟然巨響,「唰」!一切都靜

了,徹底的靜了……。

「啾啾……」,窗外鳥鳴戳破了短暫的寂靜,完結了這場追想。

 

低低切切…琵琶語

王均羽(高雄市民族國中712班)

音樂,一定要聞其聲,才能領會其精華?率真的陶潛,雖不懂樂音,但僅撫弄無弦之琴,就有一番樂趣。而我,也曾從詩文中,驚聞天籟。

我讀過一篇文章,探討中國文學史上描繪音樂的文章。文中將〈琵琶行〉裡「無聲勝有聲」的琵琶語,及《老殘遊記》中說書者「一峰高過一峰,似無止盡」的聲音,評為兩大絕響。好奇的我,喚醒沉睡已久的唐詩三百首,想要一「睹」仙樂風采。

那琵琶,如歌女的心,一曲又一曲,傾盡了生平事。簡簡單單,幾個撥弦,尚未成曲,似在低低訴說。嘈嘈切切,三兩錯雜,叮叮噹噹彈進心坎。水泉冷澀,漸止的音調,似是結束。別有憂愁,即使無聲,也襲人心弦。銀瓶乍破,短兵相接的衝撞,震得心突然緊張跳動。裂帛之聲,震撼結尾。四下無語,江心兀自映著,一輪明月。在昔,入秋之際,餘音繞船;在今,炎夏之末,餘音繞心。

 

 

如泣如訴…地球之淚

林新綠(新竹市立培英國中917班)

窗外風聲呼呼,雨聲瀟瀟,我獨自在房裡聽著鋼琴作曲家V.K克用音符編織的辛酸故事──<地球之淚>。

這是個核災後的世界,萬物荒蕪,只有風聲混雜收音機播出的琴聲,殘破不堪的地球訴說著悲傷往事,蒼涼蕭瑟的主旋律直逼聽者心坎。小提琴獨奏高亢激昂,如泣如訴,令人動容,突如其來的尖銳樂音急轉直下,如利刃劃開下段開始,進入高潮。

怒號驟起。憤怒的嘶吼化成陣陣低沉、氣勢磅礴的節奏,身披憤怒鎧甲的主旋律痛心疾首地指責:「是誰把地球糟蹋得面目全非?」樂音在弦樂帶領下嘎然而止。地球之淚滑落。

悲涼的愁緒不再,轉為輕柔的音符,漸弱漸緩的琴音進入尾聲,如滴落的淚珠,悄降心中角落。

 

浪跡天涯…笛簫合奏

鄧笙敔(台南市東區勝利國小605班)

李仝清笑道:「剛好我這有『浪跡天涯』的笛譜,你等會兒,我幫你拿個洞簫,我們來個笛簫合奏。」岑昊嶷道:「清兄,在下許久未碰簫了,吹不好請見諒。」打開簫譜,發現還需有人彈古琴,才說:「紈兒,你不是會彈古琴?」

「一些些,李哥哥,你可別笑話!」便開始彈起來,岑昊嶷拿簫吹奏,李仝清也吹奏金笛,一簫一笛,哀愁淒涼的簫音迴盪在房間,猶如巫峽猿啼,而笛聲則如深夜閨語。

忽然,簫聲一直轉上去,而笛音瞬間滑到最低音,又突然拔高,兩聲合一,猶如一個豪俠浪跡天涯,但頓悟到江湖並不只有俠客的五陵豪氣,還有萍蹤俠影的孤獨與奪得天下後的寂寞,眾人如痴如醉,陽鼎卻想起小時被江南鐵鶴獨孤遺收留,師父卻不幸慘死,不禁流下兩行淚。

「豪俠劍影傲江湖,孤獨血淚何人懂?」這話重複幾次後,笛簫聲拔高,古琴一聲急響,隨即止住,笛簫聲也歇止。


回玩味金庸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