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怡──不安的自我保護者

 

◆ 問診 ◆

  民盟領導人章伯鈞的女兒章詒和在《往事並不如煙》書中,寫到本來與章家交好的史良。史良是一位高貴美麗的女性,而且心思體貼,在章伯鈞重感冒時,她會送來小罐燜雞幫他進補;在章伯鈞出訪外國的過年時節,史良也會特地來拜年,陪伴冷清的章家母女;但這樣的史良,卻在共產黨的反右鬥爭中,出賣了章伯鈞;打擊民盟之後,還提出想加入中國共產黨。

  這個娑婆世界,雖然在多數人眼中是鳥語花香,但在某些人眼中,可是鳥毒花臭,危機四伏的。這些人像「科學小飛俠」的原子光研究所,老是得升起防護罩做保護。生活中不斷地練武術、學法律,以「保護自己」為生活最高原則。自我保護到過度時,不惜出賣親朋好友。

  史良是這樣的,方怡也是如此。

  方怡出身沐王府,是劉白方蘇四大家將的方家後人。沐王爺沐天波當桂王的影武者,被吳三桂宰了,沒有蜂王的沐家蜂巢,從此群蜂亂舞,但在大清這張蜘蛛網上,一不小心就會黏上去一命嗚呼,因此方怡從小就對環境充滿恐懼感。

  方怡原本有個男朋友,就是沐王府同一個屋簷下的劉一舟。但劉一舟跟她物以類聚,都是只要能保護自己,不在乎「大難來時各自飛」,對生活充滿恐懼感的人。如果他倆是平凡上班族,倒也能是一對璧人。可是沐王府這一掛畢竟是搞暗殺、玩情報,要過刀尖上舔鮮血的生活。

  劉一舟只是一把紙傘,根本沒辦法為方怡擋風遮雨。 五百萬大傘出現了,韋小寶出身宮廷,處事又機智俐落,如果可以躲到這把傘下,連一點雨絲都淋不到自己身上。

  因此,雖然韋小寶的人品是方怡不屑的小色狼,幫她治傷,鹹豬手就順便伸到酥胸上性騷擾,還藉機親她小嘴,揩她的油。但方怡幾經考慮,還是寧可躲到這把大傘下,於是,她跟劉一舟分手,願意嫁給她以為是小太監的韋小寶當老婆。 章老三欺負韋小寶時,方怡出頭迴護韋小寶,她是真願意待在韋小寶這大母雞的翅膀下的;但命運捉弄,方怡被抓到神龍島去了。天性所趨,她又把洪教主夫妻化為自己的大傘,這次的傘還是超級鋼骨並且抗UV的好傘。

  為了安心躲在這把傘下,方怡效法春秋時代的吳起,殺了國籍為齊國的妻子以取得魯國信任,把她的舊傘韋小寶騙到神龍島進貢給洪教主。這番赤膽忠心,讓她從赤龍門轉職白龍門,並升級小隊長,從噴到雨絲的傘外圍往中心靠。在韋小寶砲轟神龍島時,方怡再次將他騙了交給洪教主,一次比一次更偎進拿傘的洪教主夫妻身邊。直到麗春院抓韋時,方怡已是隨洪夫人出勤的愛將了。

◆ 徵狀 ◆

   方怡其實對韋小寶是有愛情的,在與韋小寶前往神龍島的路上,春光旖旎,郎情妹意,但她的自我保護心很快蓋過了愛情。長期處在不安全感的恐懼中,方怡大概會大量服用健康食品與有機食品做自我保護,但即使如此,因為不安全感太強烈,仍難免受病毒、細菌之害。

◆ 處方 ◆

  韋小寶是方怡的對照,嫁進韋家「大宅門」後,方怡可以學學韋小寶永遠信任生命的信念。不要把功夫全用在尋找保護傘,真心去信任人與環境的善意,也以同樣的善意相待,生活就會更輕鬆。

回蝴蝶谷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