康熙──威信領導的主管

 

◆ 問診 ◆

  歷史劇「康熙帝國」中,孝莊太后一手拉拔的康熙,少年天子遇到吳三桂造反,六神無主,心慌意亂準備退回關外滿州老家,還好孝莊堅持大清是鐵打的江山,以其自信穩住天下。戲劇中,長大後的康熙,卻以天子的地位與大臣玩起權術,為了殺殺姚啟聖這「能言鳥」的銳氣,將他下獄,並不准任何人與他說話,也不准他讀書,等「皇恩浩蕩」開釋他後,再讓他一股作氣打台灣。

  小桂子的好友小玄子康熙,跟「康熙帝國」的康熙是兩碼子事,小玄子康熙有一付載重量極大的肩牓,足以托起大清江山。他既無懼造反的吳三桂,也可以用人唯才地派用施琅、索額圖等人材,所憑藉的,就是領導人的威信。 康熙擁有國家領導人很重要的特質是,他在心中已經畫好國家未來的藍圖,而且他信任他領導的國家,一定在朝向更美好的方向前進。

   韋因為有堅定的相信,康熙在面對國家的悖離份子時,他有十足的把握消滅他們,他像一頭獅子靜靜匍伏在鰲拜與吳三桂身邊,等待這兩隻猩猩言行囂張到不可收拾,馬上一躍而起咬斷他們的咽喉。也因為有堅定的相信,只要臣工在努力讓國家前進,他不在乎韋小寶之流奉旨抄家卻中飽一件金絲背心,也不計較韋小寶在台灣狂A一百萬兩。更因為有堅定的相信,他像如來佛看掌中的孫悟空般寬容降臣,康熙願意供養鄭克塽一輩子,不擔心他又被拱起來當反清領袖。

  康熙對皇帝的定位非常清楚,他是全國公務人員大老闆,知道自己的龍椅是被百姓扶持住的。所以臣工們在平定吳三桂後,肉麻兮兮地要上尊號,康熙大大發了一頓火,他非常明白,皇帝的考績不是靠臣工的馬屁,而更是決定在百姓們的施政滿意度民意調查。

  這樣勤政愛民的康熙,卻還是難免感慨,為什麼漢人老是要誇大「本土政權」的重要,而把他打成「外來政權」?為什麼漢人即使餓扁肚子,也要「反清復明」?為什麼「誰是什麼種族」比「誰能治好國家」還重要?在民粹的壓力下,他也得表態說他母親是漢人,中原也是他的第二故鄉了。

   此外,自信飽滿的皇帝康熙,在友情上,卻受過度自信之害。康熙其實在心理上頗依賴韋小寶當他的「心情垃圾桶」。但是,為了想完全佔有韋小寶,康熙動以真情、賞以官爵、待以時日,就是希望韋小寶可以去消滅天地會,他也相信韋小寶絕對會被他的誠意感動。在這檔事上,康熙的自信造成反效果,他忽略了,想要真心擁有一個朋友,因而強迫他去與自己不喜歡的他的親朋好友斷交,正是傷害友情的一把利刃。韋小寶在兩相為難下,最後終於還是含淚離開他而去。

  「唉!做皇帝嘛!那也難得很。」

  但比當皇帝還難的,是當一個快樂的人。

◆ 徵狀 ◆

   一代英主康熙雖然以其威信穩坐江山,卻在「高處不勝寒」中,忍受沒有朋友可以傾聽心情的苦悶與孤獨,長此以往,康熙可能會習慣抽菸,也容易有肺病。

◆ 處方 ◆

  除了當一個政績列印不完,支持度總是居高不下的元首,康熙也最好同時能是心靈喜悅的皇帝。他可以像喬峰擁有阿朱一樣,找一個紅粉知己分享心事。又如果真的只喜歡韋小寶,康熙何妨脫去龍袍的尊貴身分,請韋小寶搬到京師,小玄子、小桂子就可以常常以平等身分把酒言歡,透過分享,讓心情更加喜樂。

回蝴蝶谷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