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湖——亂世中的武林眾生相

 

◆ 問診 ◆

  令狐沖時代的江湖,就像兩條急流的河。一條是五嶽派等名門正派,另一條是日月神教,兩條河最後衝撞在一起。處在急流中,五嶽劍派門人、日月神教教徒等多數江湖人物都只是河中魚蝦,無法跳離「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」的感慨,但在這實質為「亂世」的江湖中,卻可以發現幾種特別突顯的生命。

  第一類──鱷魚、河馬:在急流中待機而動,只要有機會就張開大口咬噬其他動物。五嶽劍派的左冷禪就是正派河流中的鱷魚,為了當這條河的「河伯」,派勞德諾到華山臥底、將衡山派劉正風滅門、對恆山派擄人製造恐懼,本想已經在河中獨霸,怎料得到他的腹部還潛藏另一隻大鱷魚岳不群,咬得他眼瞎目盲。日月神教河中,原來是東方不敗這頭河馬當河神,結果出現精通「吸星大法」的河馬任我行,除掉了東方不敗。兩河魚蝦都預期,河水匯流時,鱷魚、河馬會有場大決鬥,但諷刺的是,還沒等到匯流,鱷魚咬鱷魚,河馬吃河馬,爭權奪利的突出者已內耗殆盡。

  第二類──困在河中石頭上的老虎:雖然也擁有武功,但卻跳不出河水,也打不過水性動物鱷魚。莫大先生就是這樣的人,在五嶽劍派大廝殺的時代,他既沒法辭掉衡山派掌門,要論機謀也鬥不過左、岳兩人;在五嶽併派時敗給了兩隻鱷魚,這頭老虎還差點葬身在左冷禪請君入甕的華山思過崖石洞中。

  第三類──鱒魚:河流往前行,鱒魚逆著游,想對抗時局,不與鱷魚合流。曲洋、劉正風就是兩隻小鱒魚,但逆流動物實在太突出,別出心裁想抗擊潮流,兩條鱒魚最後還是葬身鱷魚肚子中。

  第四類──抓住象尾巴的貓咪:抓住可信賴的人,就以為能在亂世中全身而退。寧中則就是如此的小貓咪,抓住岳不群的尾巴,以為是能保護她的大象,結果擦亮眼睛一看,竟是條鱷魚,寧中則最後傷感識人不明而自殺。

  第五類──戲水的猴子:沒事跳下來玩水,既沒威脅鱷魚,鱷魚若咬不到牠也懶得再追。桃谷六仙,不戒和尚都只是偶爾跳進水,帶來歡笑的猴子。

  第六類──河狸:別的動物困在河流中,他卻樂在玩他的木頭水壩。祖千秋、平一指都是這類人,對日月神教虛應故事,盡盡本份,他們做了。但更多時間則用在自己更有興趣的品酒與醫術上。

  第七類──救難犬:發現兩河中的受傷動物,擇要而救。令狐沖就是一頭救難犬,他不僅以拯救華山派為己任,更化身吳將軍保護恆山派;救難還不限在一條河,日月神教的向問天有難,他也路見不平,想救就救。

◆ 徵狀 ◆

  此時的江湖空氣是沉悶的,或許水、旱災也不停發生,反映人心。悶憋在江湖的河流中,出頭危險,沉潛也未必安全,困在時局中無法舒展的江湖人物們,或許憂鬱症與癌症都在漫延中。

◆ 處方 ◆

  孔子曰:「危邦不入,亂邦不居」,但若跳不出危亂之邦,也得有自在的生活術,將生命的重心轉回自己,用自己喜歡的方式面對工作,閒暇時則多投入讓自己喜悅的興趣,少讓時局牽著鼻子團團轉,抱希望於未來。

  誰能料及,江湖兩河匯流到來時,五嶽劍派式微,向問天掌領神教,和平與歡樂竟來得如此迅速?

回蝴蝶谷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