儀琳——夢境中的恐懼者

 

◆ 問診 ◆

  妻木夫聰主演,三島由紀夫原著的電影「春之雪」中,同為貴族子女的松枝清顯喜歡綾倉聰子,但礙於少年的自持,清顯不只不敢表達,還編造自己嫖妓的故事故意惹聰子的厭;後來聰子被許配給治典殿下,清顯發覺快要失去聰子,才展開猛烈追求;電影中的清顯有本「夢日記」,記載每天發生的夢,事實上,他常夢見聰子躺在棺木中,棺中還飛出蝴蝶,潛意識中,早在恐懼聰子的離去。

  俗話說:「日有所思,夜有所夢」,但夢的世界說來,比這句俗話恢宏多了。夢境往往是人根本信念的顯影,如果可以學清顯每天早上寫寫「夢日記」,並從中玩檢視自我信念的「周公解夢」,可以讓自己更深入了解自己。

  儀琳也是夢中還在恐懼的女孩,可惜她沒有將夢記錄下來,並且試著去明白恐懼之由來,錯過了「藉夢修行」的良方。

  儀琳出生在一個頗奇特的家庭,娘是尼姑,爹是冒牌和尚;產後憂鬱症的娘人間蒸發後,爹將他送到恆山「白雲庵托嬰中心」,然後就萬里尋妻去了;儀琳從小就在「定逸奶媽」的撫養下長大,但奶媽本人既沒談過戀愛,也沒看過瓊瑤小說,對於愛情,儀琳不曾從定逸師太身上得到母女一般的經驗傳承。

  隨著青春期來臨,玉女懷春,小尼姑也開始思凡了。遇到田伯光這匹前科累累的色狼,同屬五嶽劍派的令狐學長,彷彿偶像劇男主角般現身,長得高帥,人又風趣,不顧生命出來保護小學妹,令狐沖跟田伯光坐鬥到一身傷,又被羅人傑當胸一劍,美女小學妹儀琳的一顆心,從此交給了令狐學長。

  衝突來了,想談戀愛的儀琳,卻知道「恆山女中」是禁談戀愛的,她的信念告訴她,關於戀愛「我不能,也不配」,硬把愛情壓回心中;因此,看到流星,她不敢學鑽石廣告大聲許願:「讓令狐學長說愛我吧!」又因過度恐懼,她連作夢都夢見自己化身公主,跟令狐帥哥漫步在雲端,定逸卻拿著劍從後面追殺她,斥責她不守清規戒律。

  儀琳沒有從夢中去解析自己的恐懼,並針對恐懼破解「我不能戀愛」的信念,只能處在暗戀中。但,好男人是很難寂寞的,岳靈珊還沒交棒,任盈盈就忙不迭地交棒上去,儀琳始終只是場外幫學長叫好的啦啦隊!即使令狐沖已近水樓臺到她「恆山女中」當校長,她還是不敢表白。暗戀到形銷骨立的她,實在讓眾人擔心她會成為林黛玉,於是不戒和尚乾脆要令狐沖把儀琳當「二奶」或「外婆」,但破解不了儀琳對愛情恐懼的信念,她依然走不出自己所劃的的行為圈圈。

◆ 徵狀 ◆

  儀琳的心事,只能向她娘假扮的啞婆婆傾訴,彷彿小女孩在跟床頭小熊獨白;得不到回應的她,還是處於悶憋中。想愛又不敢愛,只能像張清芳唱的:「想要讓你了解的心,迫不及待」的儀琳,臉上的青春痘,說不定會雨後春筍般出現。

◆ 處方 ◆

  常常夢見令狐沖,在夢中跟令狐沖「練習愛情」的儀琳,也可以寫一本自己的「夢日記」,找個可信賴的師姊破解心中對愛情的恐懼。說來觀世音菩薩以大愛渡化人間,怎可能因人間男女有愛而大發雷霆?儀琳似乎需要「定」字輩女性尊長瞬間解放她的信念,既然師父一輩們都已仙逝,儀琳不妨透過「夢的解析」慢慢自我解放。下一段愛情來臨時,也許就能放開心情,甜甜蜜蜜談一回戀愛。

回蝴蝶谷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