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方不敗——不敢見光的同性戀者

 

◆ 問診 ◆

  李安電影「斷背山」的故事中,艾尼斯與傑克一起到斷背山牧羊,在山上相處一段時日後,兩人發現自己的同性戀傾向而互相愛戀,但因當時同性戀並不被社會接受,下山後,兩人各自娶妻生子,忍受了幾年與異性的婚姻後,兩人又開始約會,陷在不能見光的同志愛中,讓兩人的生命充滿了孤寂與痛苦。

  從中國的漢文帝,日本的上杉謙信,到希臘的亞歷山大帝,「同性戀」本來就是人與人之間親密感情的一種。古人可以說「孌童」,近人卻羞於談「同性戀」;漢哀帝還能因寵愛董賢,不忍吵醒同塌共眠的他,只好輕輕割斷自己的衣袖,留下「斷袖之癖」的有趣典故,卻仍有許多同性戀者以自己的性傾向為恥。不獨斷背山上的艾尼斯與傑克,黑木崖上的東方不敗與楊蓮亭,也是一對「苦命『鴛鴛』」。

  東方不敗從當風雷堂副香主時,就是日月神教的明日之星,亮到吸引大老闆任我行目光的他,一再被破格提拔;最後,東方不敗跟林彪一樣,成為黨內「第二把手」,就差日月神教沒像共產黨黨章一般規定「林彪同志是毛澤東同志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」。但是,東方不敗顯然比林彪機警而權謀多了,他不像林彪落到被鬥垮的命運,東方「接班人」在教內佈局妥當後,就把大老闆大腳一踹,踢到西湖湖底梅莊黑牢去頤養天年了。

  東方不敗的政治頭腦確實堪當任我行在世上最佩服的三個半之首,榮登衛冕者寶座後,他像民國政府給溥儀「清室優待條件」──讓廢帝繼續住紫禁城,以讓世人得知當今政府「得國最正且寬容」,也對前朝公主任盈盈禮遇之極。此外,他不需像劉少奇把遵從「毛澤東思想」列入黨章,自己就可以搞一言堂,規定全教頌讀《教主聖訓:東方語錄》,教徒見到他,不是三呼「萬萬歲」,而是「文成武德,仁義英明……」。造神運動成功,極權領導推到頂峰。

  在政治上呼風喚雨的東方不敗,竟然在愛情上破功,原因是任我行送了「惡作劇玩具」—─《葵花寶典》給他,好武的他讀了之後,當真「揮劍自宮」。少了睪固酮,他慢慢發覺自己的同性戀傾向,不懂得「離婚」或「休妻」的東方教主,把七個枕邊愛妾都殺了。

  東方不敗愛上楊蓮亭,本來就是愛情,但東方不敗跳不出「異性戀才是愛」的觀點,只恨自己不是女人,若有外科醫師能幫他「完全變性」,他寧可放棄教主之位。當不成女人的他,只好努力扮女人,噴香水、化濃妝、玩刺繡之外,他也得當「成功男人背後的女人」,壓下自己的政治慾,學《陰陽師》安倍睛明變個「式神」分身當假教主,讓「老公」楊蓮亭成為真正的日月神教領導人。

◆ 徵狀 ◆

  東方不敗始終羨慕任盈盈這般千嬌百媚的美少女,在他心中永遠放不下「愛情屬於一男一女」的執著,長期對「性」充滿罪惡感與無力感。東方不敗也許會得到「後天免疫不全症候群」,也就是「愛滋病」。

◆ 處方 ◆

  東方不敗可以派十大長老到希臘,偷回亞歷山大帝的故事,明白原來同性戀者也可以當國家領導人。在心理上,東方教主必須承認:「首先,我是個男人,然後,我愛的還是男人。」若能將自己的同志戀情公開在陽光下,他不只可以當一位成功的教主,還能向世人示範,「同性戀」也是一種可以選擇的愛情。

回蝴蝶谷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