岳不群——以形象包裝的老師

 

◆ 問診 ◆

  禪宗有個故事。每當有人問俱胝和尚禪理時,俱胝和尚就伸出一隻手指,所有的禪理都在此一指之中。俱胝和尚的小徒弟學會他的招數後,有一天老師不在,又有人來問禪理,小徒弟也伸出一隻手指,過過當老師的癮。俱胝和尚知道這件事之後,把「不懂禪理,只知伸指」的小徒弟手指切斷。在小徒弟離開時,俱胝和尚忽然大喝小徒弟,並且對他伸出一隻手指,小徒弟頓時頓悟了禪理。

  俱胝和尚的小徒弟還未悟道,就先裝成大師,享受「形似神不似」的老師乾癮;岳不群也是如此,在還沒達到孔子「從心所欲不踰矩」時,就把四書五經、宋明理學中關於「君子」的言行,條列出來當他華山派的「國民生活須知」與「國民禮儀範例」。他這華山派系主任老教授,當然更要強迫自己遵行。明明很想玩名利遊戲,卻要以謙謙君子作形象包裝,終於把自己變成「豬八戒照鏡子」,裡外都是一沱爛泥。

  岳不群十分努力營造「君子」形象,雖然外人都覺得他是儒教假面超人──「偽君子」,但他刻意裝扮自己,讓自己彷彿孔子復活,所下的功夫不可謂不深。他希望所有華山派學生都遵守「正人君子」的正道,他可以成為帶領七十二賢徒的至聖先師岳夫子。不守校規如令狐沖者,自然被記三大過開除。

  當然,孔子殺奸邪少正卯的故事鐵定影響岳不群非常深,他對「正」與「邪」的界線畫得極為清楚。在江湖上,線這頭是五嶽劍派等名門,線那頭是魔教;在華山派,線這頭是氣宗,線那頭是劍宗。為了將人間淨化,線這頭的「正」必須把線那頭的「邪」來個徹底消毒除霉,以完成他君子的潔癖。

  如果真能慎始慎終,就算憋到消化不良,他也是大名鼎鼎的「君子劍」,但是岳不群的考驗來了,兩條名利擺在前頭,一條是「福威鏢局」瑰寶「辟邪劍法」,別人都已摩拳擦掌準備挖寶;另一條是五嶽這五個學系準備合成一間大學,將會出一個校長缺。岳不群課堂上還在講仁義,內心卻已被名利烤炙。

  岳不群終於向名利投降,白天為人師表,晚上成了無行大盜,順利偷走別人家的「辟邪劍法」,讓他練出一身絕藝。接下來,「五嶽大學」成立在即,本來「嵩山系主任」左冷禪已對校長之位勝券在握,但岳不群費盡心機,藉由勞德諾傳假考訊,使左冷禪背錯答案,岳不群終於晉升「五嶽大學校長」。

  成就名利之後,岳不群的信仰崩潰了,原本是自己打造「君子」形象,如今逆轉過來,發現他不是君子的都該死,剩下的就都會認為他是君子。於是,他還得追殺令狐沖與盈盈,最後被盈盈逼食「三尸腦神丹」,人生歸零。

◆ 徵狀 ◆

  岳不群就像《蠟筆小新》裡的妮妮媽媽,人前溫柔賢淑,人後不停揍白兔娃娃發洩;明明很想成名擁利光宗耀祖,卻得在人前裝出「不義而富且貴,於我如浮雲」的君子面孔。連外貌都讓藍鳳凰覺得是教書先生的岳不群,偽裝日久,可能會顏面肌肉僵硬。

◆ 處方 ◆

  岳不群可以試著自問:身兼教職,是否讓他在追求名利時綁手綁腳?名利本身並不罪惡,把名利污名化再委身相求才是痛苦。若當真無法整合衝突,岳不群不妨先辭去教職;沒有了掌門虛銜,他可以用更正大光明的心態追求他渴求的名利。

回蝴蝶谷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