左冷禪──組織合併的推動者

 

◆ 問診 ◆

  中國在春秋戰國時代是諸國林立的狀態,但在大陸並沒有發展成「歐盟」,而是形成中央集權的大一統國家。對這段歷史的發展,歷史學家黃仁宇在《中國大歷史》中提出看法:東周諸國的合併,除了因沿「十五英寸雨量線」對抗北方遊牧民族的戰略共同性之外,另一個原因,是在黃河與季節風的影響下,面對水災旱災,各國之間需要互相支助,大一統更有助於資源的分配。

  國家、幫派、組織間的合併,需要考慮的層面本來就很多,如果只是硬以武力將兩個組織合併在同一領導之下,那就像「施琅大將軍」東渡攻下台灣島,最後還是處於「三年小叛,五年大亂」的不和諧情況。嵩山派掌門左冷禪偏生就是「武力合併」的崇信者,將原本帶有理想性質的「五嶽劍派合併」武林大工程弄得人人搖頭。

  從現實面考量,五嶽劍派合併有其優點。好比東周諸國被秦國統一,可以減少國際間的內耗,在中央集權下,集中火力對付北方遊牧民族。左冷禪提出的意見正是如此,他認為在他擔任「左盟主」任內,雖然「五嶽劍派,同氣連枝」,但五派中難免有各懷鬼胎、私下械鬥之人。若合成一派,就能以統一的律法管理,並能集中力量,抗衡魔教。理想是美好的,但左盟主陷在理想主義中,忽略了五嶽劍派強烈的門戶之見與地域性。五派之間本來就只有互相尊重,而沒有合作關係,甚至對彼此的武功還有點兒不屑。合併計劃中若沒有建立「愛的連結」,勉強將五派當五顆粽子般綁在一起,那也只是派系紛立,說不定為爭派系出頭,將帶來更多內耗。

  在五嶽劍派版的「櫻桃小丸子」故事中,左冷禪就是丸尾,當班長當上了癮,從「五嶽劍派班長」之位,想直接變成「五嶽派班主任」。左冷禪始終陷於追求領導權的遊戲中,他是個不擇手段的理想主義者,腦中只有武力一途。

  為了拿下華山派,左冷禪化身空特總司令,華山掌門還沒開缺,他就派成不憂去當「空降」掌門。結果岳不群依然穩座掌門之位,成不憂卻被桃谷六仙撕成手扒雞。合併還沒起步,就已分裂得更深。

  接下來,左冷禪想收編恆山派。這次他改當惡魔黨首領,他打好了如意算盤,先派嵩山派人眾喬裝魔教魔頭,嚇嚇這群老中小尼姑,再來個「英雄救美」,讓恆山派傾心相隨。救美英雄果然出現了,卻是令狐沖裝扮的吳將軍,左冷禪依然只是惡魔一名。

  武裝威脅與製造恐懼相繼失靈,左冷禪乾脆將五派請上嵩山,來場封禪台前耍流氓的戲碼,強迫五派同意併為一派。左冷禪機關算盡,卻漏算了在他這隻螳螂後頭,還有岳不群這頭黃雀緊盯著他。他連「五嶽什錦麵」都還沒吃上一口,就被岳不群整碗端了去。

◆ 徵狀 ◆

  理想主義強烈的左冷禪,因為手段激烈而方向錯誤。在他眼中,理想與現實愈岔愈開,就算沒給岳不群刺瞎雙目,以他所見,盡是痛苦,恐怕視力本就在退化當中。

◆ 處方 ◆

  再好的目的,都不能將手段合理化。左冷禪或許該學學張無忌,以真正的愛做連結,消弭人與人之間的細胞壁,就能讓「同氣連枝」的明教與天鷹教自動合併。左盟主若願意放下身段,當五嶽派公僕,多幫大夥兒排憂解難,慢慢變成大家內心倚賴的老大哥,那麼五嶽派「左掌門」的頭銜,他想推還推不掉呢!

回蝴蝶谷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