謝煙客──承諾的困守者

 

◆ 問診 ◆

  史學家唐德剛在《胡適雜憶》一書中,談到整理口述歷史時,發現大師胡適晚年的學術思想,與青年時代前後一致,也就是說,並沒有因為經驗與學習而出現進步或變革。由於胡適成名太早,二十多歲就樹立了學術宗派,弟子早已桃李滿天下,為了表示自己「從沒說錯」,即使晚年思想有變,在學術上卻沒法與「昨日之我」挑戰。因為擔心牽涉太大,就讓它將錯就錯吧!

《論語.子路》中云:「言必信,行必果,硜硜然小人哉!」孟子補充道:「大人者,言不必信,行不必果,惟義所在。」依照孔子、孟子兩位春秋戰國聖人的說法,只有「小人」才會堅持「今天的我,絕對要照著昨天的我所說的話過日子」;「大人」則是「依義不依信」,也就是說,隨著學問日增、經驗日多、智慧日長,是非觀與道德感每日都在進步,我今天所做的事,必須以我行為當下認定「對」的判斷當行為準則,而不是依據昨天以前的認知。

大學問家胡適落入了「言必信,行必果」的鈣化思維中,還好「德不孤,必有鄰」,大武術家謝煙客與他相同,他們都是設定了衛星導航系統之後,即使在路程中發現路面坍方,也堅持繼續行駛下去的「承諾困守者」。

謝煙客白天練武,而他床頭放的「晚安故事」,極可能是《天方夜譚》。自以為武功卓絕的他,想玩一玩「神燈巨人」的遊戲,於是鑄刻了三枚玄鐵令,撿到、搶到、買到或咬到的人,都可以呼喊謝姓神燈巨人,讓他滿足自己一個心願。

好笑的事就這麼發生了。發出玄鐵令之後,謝煙客開始產生「迫害妄想症」,好比拿到玄鐵令的人,會不會叫我自斷雙手,到天橋當乞丐?若是阿姆斯壯得到,會不會要我不戴頭盔登陸月球?倘若蔡頭拾獲,會不會叫我加入紅頂藝人?要是給「神隱少女」中的湯婆婆拿到,會不會說:「我的願望就是『娶我吧!』」

正因如此,謝煙客接下來的人生,就是想盡辦法將玄鐵令找回來。雖然他比「七龍珠」中找龍珠的孫悟空還要認真,但玄鐵令還是不小心落入狗雜種石破天手中。恐慌的神燈巨人決定迫害阿拉丁,讓他沒法說出願望。當然,他曾經使用過一些賤招,想引誘石破天說一些「給我饅頭」、「給我棗子」或「給我一把劍」之類的便宜心願,但「無求品自高」的石破天,就是不掉進他的陷阱。最後,他將上乘內功的順序顛倒過來,教給石破天,想讓他陰陽交攻而一命嗚呼。雖說謝煙客曾有「不得以一指之力相加擁有玄鐵令者」的誓言,但自己鑽自己所定規矩的漏洞,想方設法要使石破天走火入魔而亡。從廣義上來說,雖然還是違背了自己的誓言,狹義上卻可解釋為「並未以一指之力加害」。若要這麼牽強地解釋,他大可以把石破天一腳踢死,不是也不違反「一指」之誓嗎?

◆ 徵狀 ◆

  謝煙客最後收到的願望,是擔任石中玉的老師,幸好這是個籠統的願望,既沒有時間限制,也沒要石中玉考上北大、清大什麼的,只要他變成「好人」即可,而「好人」的範圍很寬廣,可以各自表述。謝煙客應該可以就此鬆一口氣,否則長期處於恐懼感之中,大概會罹患腎結石等泌尿系統疾病。

◆ 處方 ◆

  愛玩神燈巨人遊戲的謝煙客其實不必為難自己,他可以像張無忌一樣,補上一句「願望不能違背俠義之道」的說明。即使不想將玄鐵令作廢,也可以隨著新的想法加上「附註」,讓自己在許可的範圍之內,擔任助人完成夢想的高手。

回蝴蝶谷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