康敏──需要不斷肯定的女人

 

◆ 問診 ◆

  文學劇〈畫魂〉講述女畫家潘玉良的故事,出身妓院清倌人的潘玉良得到潘贊化的贖身,成為潘贊化的小老婆。婚後覺得婚姻生活無味的她,開始從繪畫中滿足自己的創作力,不但獲得劉海粟的鼓勵進入美專,日後更前往法國深造,不僅畫作譽滿畫壇,更受聘為國內兩所大學的教授。潘玉良不需男性的肯定,她以繪畫肯定了自我價值。

  大宋豪放女康敏恰恰相反,表面上是「身體自主權」極高的女性,不受班昭《女戒》或三從四德的束縛,甚至連「慾望城市」都得來向她取經,但是在骨子裡,「性」只是康敏肯定自己的手段,她以「男性願意與之發生肌膚之親」來肯定自我價值。雌性修女螳螂在交配完畢之後,極可能咬掉雄性修女螳螂的頭,因為雄螳螂已經沒有利用價值。然而康敏不是修女螳螂,不能在美貌與身體上給予她肯定的男人,才會讓她心生怨恨,甚至設法咬死他。

  根據康敏的回憶,她從小就是個物質傾向甚重的孩童,是那種會賴在玩具店前,得不到「目標獵物」就鼻涕眼淚齊流、吵鬧撒潑不休的欠扁小孩。老爹答允她在臘月時將雞羊賣掉,送她一套新衣裳,不料「大野狼與七隻小羊」率先上演,雞羊都給野狼吞入了肚子裡頭。物慾超強的康敏不僅要求父親拚了老命趕狼,更可怖的是,她居然潛入隔壁江姓人家,將鄰家姊姊的新衣新褲剪得稀爛。她自訴人生之道:「我得不到的,別人也甭想擁有。」

  過了青春期,康敏長成了娉婷美女,但是自信心不足的她,必需仰賴男人獻殷勤來肯定自己的美貌。她最大的成就感是,不論正人君子或俠客文士,只消一見到她,都得當場現出豬八戒的原形;不管原來是否道貌岸然,只要一見她面,都得變成MSN中那個兩眼紅心、嘴流口水的表情符號。康敏那嬌柔狐媚的性子和容貌,連「女俠殺手」段正淳也拜服在她的石榴裙下。

  再漂亮的女人也會變老,即使身為「外貌協會會長」的康敏也不例外。晉級為「熟女」之後,康敏繼續期待男人色瞇瞇的眼神,用以肯定自己的美麗。身為馬大元夫人的她,如鳳蝶般飛過百花會,引來一堆垂涎的叫花子的目光;她更期待喬峰見了她,也會搖身一變成為雲中鶴。但是喬幫主這塊木頭,讓她當場碰了一鼻子灰。

  不能滿足自我價值感,她相信不是自己不夠美貌,而是喬峰的過錯。為了報復喬峰「視而不見」的「罪過」,康敏掀起了武林軒然大波。她以身體當長索,將白世鏡、徐長老、全冠清等人牢牢綑住,這批丐幫人物就像皮影戲一般,被她拿捏著,合力演出一場「揭發契丹人潛伏丐幫當幫主」的大弊案。

◆ 徵狀 ◆

  康敏被小太妹阿紫砍得滿身滿臉血污,還心心念念地希望喬峰抱她一抱,滿足她的自我價值需求。阿紫拿了面鏡子讓她照看,人生的自信早已輸到需要別人來肯定外貌的康敏,見到自己變成了小花臉,當場氣絕身亡。若非如此,她長期找不到出口滿足創造欲,兼且身為女性,或許會罹患子宮肌瘤等病症。

◆ 處方 ◆

  以康敏優渥的生活條件,那麼多男性冒著被爆料之險也想包養她,她倒是該好好尋找自己生命的出口。她可以嘗試心靈繪畫、心靈寫作、陶藝創作等事物,慢慢發現自己的天份與興趣,即使歲月摧人老,她也能夠尋到自信的價值所在。

回蝴蝶谷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