丁春秋──造神運動的癖好者

 

◆ 問診 ◆

  儒家的道統中有一列傳承的歷代聖人,從頭排起是「堯舜禹湯」。讓孟子盛讚「伊尹耕於有莘之野,而樂堯舜之道焉」的聖人堯舜,雖然是儒家「造神運動」的完美神人,但是柏楊在《可怕掘墓人》中,卻根據《竹書紀年》等書考據,認為堯帝伊祁放勳時代,是大旱大水之年,而舜帝姚重華則是可怕的權奸,殺盡堯帝身旁忠良,流放堯帝使之死於監獄,並由鬥爭奪得王位寶座。

  雖然《聖經.申命記》道:「不可為自己鑄造任何形狀的偶像,無論是男是女,是野獸或飛鳥,是爬蟲或魚類,都不可以。」但部分人心似乎有造神、造偶像的癖好,從「聖明天子」到「民族的救星」、「世界的偉人」、「東方的太陽」;政治人物玩夠了,演藝人員也能造出讓粉絲為之瘋狂的偶像。星宿老仙丁春秋,正是自我「造神運動」的癖好者,不必外界幫他辦「超級男聲」或封他「第一男模」,他便能以弟子的歌功頌德將自己捧上雲霄。

  無崖子是個全能老師,每種科目都擅長。他的兩名弟子中,丁春秋專攻體育,每學期的體育成績都拿A+;蘇星河則對每科都有興趣,從國文、數學、物理、化學到體育、美術,科科都拿A的高分。偏生兩人畢業後,都必須到「武林大職場」討生活,蘇星河雖然有許多「第二專長」,但是在專業考量上卻輸了丁春秋一籌。運動健將兼陽光美少年丁春秋更因帥氣迷人,「院仕夫人李師母」也愛上了他。丁春秋為愛弒師,與李秋水聯手將無崖子打落山谷。

  愛上師娘,除了贏得美人、當上現成的爹,更擁有一座「瑯嬛玉洞」珍本圖書館。但是覬覦無崖子絕技如命的丁春秋,依然繼續向蘇星河追問師父武功秘本的下落。蘇星河深知孫臏對龐涓「告訴你,我還有命嗎?」那一套,胡扯一番,將丁春秋騙往星宿海。

  在那兒開宗立派「星宿派」的丁春秋,同時也是「東方達爾文」,他的訓練門徒之道,除了習武之外,還得遵守「適者生存,不適者淘汰」的殘酷原則,門人間可以比武械鬥,登上衛冕者寶座的人是大師兄,輸家則任其打殺,整個門派在互相較勁中無比緊繃。

  星宿老仙還搞起「造神運動」,不論走到哪兒,都有門人的陣頭花車相隨,不僅鑼鼓喧天,甚至自行創作詞曲,高唱「星宿老仙頌」,丁春秋彷彿當真成了天神宙斯。但他這位自我造神者,可不只是《聖經.創世紀》中,一把硫磺火燒了索多瑪與蛾魔拉的耶和華,丁春秋掌握門人的生殺予奪,在少林寺與游坦之決鬥時,他施展「腐屍毒」功夫,竟然以弟子的身體當武器,每抓一人,就讓一名弟子性命歸西。

◆ 徵狀 ◆

  丁春秋算得上造化不錯,儘管後來給虛竹施展生死符鎮住,但是以虛竹的慈悲心腸,只要丁春秋稍知悔改,相信虛竹也就放他一馬了。只是這位高坐雲端的神人,一朝從天堂跌落地獄,彷若海珊自呼風喚雨的一國元首淪為階下囚,也許因自覺雄風不再,無力感之下引發攝護腺病症。

◆ 處方 ◆

  將自己以造神運動拱進南天門的丁春秋,應該偶爾放下自我,或者到包惜弱身邊,跟著她餵養小雞小鴨、包紮小貓小狗。每個人、每種生命,都是無價之寶,都有其生命價值;武功高手固然很「神」,但即使不是武學名家,只要是人,亦有其內在的「神」。用心去看,就能夠發現每個人的美好。

回蝴蝶谷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