虛竹──戒律的譏諷者

 

◆ 問診 ◆

  有個實驗是這樣的:科學家們將一群猩猩關入籠子裡,再放進一根香蕉,若有猩猩來拿,就以強力水柱向牠們噴射。經過一段時間後,即使不再噴水,若有猩猩來拿香蕉,就會被同伴們圍毆。此時抓出幾隻猩猩,再換入新猩猩,當牠們要拿香蕉時,馬上被舊猩猩狂扁一頓。再過一段時間,第一批猩猩全部換出,再加入幾隻第三批猩猩。結果,當第三批猩猩要拿香蕉時,鐵定會被「不知道為啥不能拿」的第二批猩猩痛打。這個實驗的結論是:「這就是傳統。」

  不論是放在內心的道德傳統,或是行諸文字的法令戒律,這些約束均是行為的參考,而不是令人因錯犯而帶有罪惡感。孔子說:「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。」孔老夫子都要在邁入七十歲之後,才能在規矩中優遊自在,更何況對新的生命而言,在完全不明許多規矩的由來之下,卻被強迫遵守。小和尚虛竹就是挑戰戒律的樸實人物。

  虛竹的人生奇遇,自破解「珍瓏棋局」開始。幸運的他,鐵定有「棋靈王」藤原佐為當背後靈,當段延慶下棋下得即將走火入魔時,虛竹閉著眼睛,就這麼解開了棋局。於是,這位被「上天揀選」的幸運兒,獲得了無崖子七十餘年的深厚功力。

  誤闖逍遙派門戶的虛竹,活像張大春的《城邦暴力團》,從現實生活進入潛藏的「老俠世界」。自無崖子處得傳「北冥真氣」後,虛竹又習得天山童姥的「天山六陽掌」及「生死符」施解之法。接下來,他目睹了一場奇特的決鬥:「九十六歲的阿婆與八十來歲的阿嬤,為了半世紀前的感情糾葛,而以女子摔跤決勝負。」他這見證人領到豐富的獎品:童姥與李秋水的內力全數注入他體內;已身為逍遙派掌門人的他,甚至接收了「超級企業」靈鷲宮。

  虛竹的犯戒,並非他刻意到麥當勞、肯德基來個葷腥不忌,喝雞湯、吃肥肉,是鬼靈精阿紫玩的把戲;拿松球射斃不平道人,是童姥的誤導;在西夏皇宮的冰庫中,矇矓之間與夢姑摟抱親熱,是被童姥「仙人跳」所設計;與段譽飲酒結拜,則出於一時勃發難抑的豪情。然而,佛教五戒「殺、盜、淫、妄、酒」,他一口氣犯下了三項。

  虛竹的命運,恰恰是戒律的諷刺。小和尚守戒二十四年,卻不知為何而戒,純是盲目瞎守。回到少林寺後,虛竹被懲罰到菜園工作,可笑的是,緣根這「典獄長」的德性竟比「犯人」更差勁,原來執法者繞開戒律,心性也是如此不堪。在玄慈犯淫戒的例子中,更讓人發現,原來虛竹像華盛頓,砍了櫻桃樹會被懲處,然而位份較高的僧人,只消不提犯戒之事,大家也就不了了之。由此看來,戒律的功能,已經完全悖離本意。

◆ 徵狀 ◆

  銀川公主李清露將梅蘭竹菊四姝送給段譽,一來做公關,二來減少虛竹外遇的機會,虛竹此後將與這伶俐女子共度一生。余婆等人皆為童姥舊部,換了新主人後意見亦多。老實的虛竹若想聽取大堆意見,恐怕會時常頭暈腦脹。

◆ 處方 ◆

  「最好的革命不是翻天覆地,而是做個人革命,再向外推展出去。」虛竹若要過得好,須守住自己的本心。他的故事恰好成為範例,讓道友們明白,修行才是最重要的。犯戒只是提醒人們修正修行的方向,而不是反要讓人因罪惡感而阻礙修行。堅持清貧修為的日子,虛竹應該會有快樂的一生。

回蝴蝶谷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