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蛇郎君──專業復仇人

 

◆ 問診 ◆

  游龍輝漫畫《大邪神》中,江南七省綠林盟主「大邪神」白展英身負滅門血案大仇,雖然企圖手刃仇家,但性格沉穩的他,謹慎地一步步追查兇手,而在追兇過程中,他愛上了仇人的女兒守雯。當兇案水落石出之時,仇人也已出家,白展英選擇「為愛原諒」,並將生活重心轉移至重建白家的碧落山莊。

  《奇蹟課程》一書說:「寬恕你的兄弟吧!你是無法與他以及他的天父分開的……你的兄弟不只與你同在,並且與你一體。」聖人之言確為至理,但真正的寬恕需要修為,修為未到時,對於仇恨(尤其是殺親之仇),難免像一頭被獵殺了幼熊的母熊,肯定會追殺獵人。

  面對滅門深恨,白展英選擇原諒,寬恕他人就是解脫自己;「金蛇郎君」夏雪宜卻沒這般豁達,他決定以眼還眼,血債血償。夏雪宜的人生完全聚焦於棋仙派溫家,念茲在茲,無時或忘,如同矇上眼罩的戰馬,眼界裡只有溫家,最終「生也溫家,死也溫家」。

  夏雪宜生長於「我的家庭真可愛」型的溫馨家庭,在父母兄姊的疼愛之下,他的童年過得非常快樂。這份快樂特質並未隨著成長而消失,與溫儀相處時,他懂得雕刻玩物以取悅溫儀,也常唱山歌給她聽。

  天外飛來橫禍,如電影〈潮浪王子〉中強暴犯入侵家庭,讓小男孩終生帶著陰影。溫方祿玷污了夏雪宜的姊姊,並殺害夏家一門五口,浩劫餘生的小男孩自此帶著深深的恐懼感。為了消弭恐懼、憤怒與悲傷等種種情緒,他決心以一生的時間完成復仇任務。

  行為與志趣兩相結合,是一種喜悅;行為與志趣分道揚鑣,是一種無奈;行為與志趣相互牴觸,根本是種折磨。夏雪宜生長於溫暖的家庭,天性善良的他,強迫自己不擇手段地報仇,內心充滿了矛盾與痛苦。

  腦中填滿復仇之念,讓夏雪宜成為「因目標而合理化手段」之人。為了取得金蛇劍與建文皇帝藏寶圖,他欺騙了五毒教莊主何紅藥,並展開「衢州連續殺人魔」事件。智慧型犯罪的他,將全副心思用於研究溫氏一門老小的動態,完全看不到世間其他事物,目標是殺溫家五十人,污其婦女十人;每殺一人,便於死者身上插一枝竹籌,冷血手段令人喪膽。

  夏雪宜愛上溫儀,他的心靈已在告訴他,必須與自己的內在大和解。一旦回復善良本性,他又單純得過了頭,居然相信與他有不共戴天之仇的溫氏五老。誤服醉仙蜜之後,他被割斷手筋腳筋,而後逃至華山,製造機關企圖死後復仇,最後抑鬱而終。

◆ 徵狀 ◆

  夏雪宜曾經驅退仙都派弟子,保全了焦公禮,這是善良而喜悅的行為;他深愛溫儀,即使仇視溫家,也從沒懷疑過對溫儀的愛情,甚至口含她的金釵而死。善良而多情的夏雪宜,長時間壓抑自己的本性,強迫自己殺人復仇、越貨欺心,心靈與行為彷彿一在南半球,一在北半球。長期處於痛苦之中,極有可能發生意外。

◆ 處方 ◆

  遭逢鉅變後,夏雪宜對人充滿恐懼,需要重新建立對人性的信心。他可以由親戚朋友開始練習,慢慢拾回信任,也可以將緝兇責任交給大明捕快,或夥同朋友一起完成。更要緊的是,他得給自己找個能夠滿足成就的正向目標,學會釋放仇恨,心靈與行為才能再度合流。

回蝴蝶谷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