謝遜──迷路的靈魂

 

◆ 問診 ◆

   宋代話本《錯斬崔寧》的故事,是說南宋高宗時有個劉貴,跟人借了十五貫,卻騙老婆那是「典妻」的收入,老婆憤而離家出走,路上巧遇做完生意回家的崔寧而同行。哪知劉貴當晚就被劫財殺害,崔寧當天賣絲又剛好賺了十五貫,崔寧與劉妻就這麼倒楣地被當成謀殺親夫的姦夫淫婦,糊裡糊塗地給問斬了。

  歐陽修的〈瀧岡阡表〉中懷念老爸歐陽觀,說他老爸當官時,常常半夜還在整理犯人檔案,想為犯人找活路。如果當真努力過,卻一點活路都沒有,法官與犯人才能都了無遺憾。歐陽老爸還感慨,像他這麼努力翻案,手下依然有冤獄,更何況一般官吏只想蒐證讓人定罪,世上怎能沒有許多冤獄?

  當然,有罪沒罪,牽涉到當時社會的價值觀、道德感與法律條文。每個人從大格局全面來看,都是充滿愛的,然而在世間行走,有時難免因一時的價值偏差、情緒激動或行為失控,而做出「有罪」的行為。倘若社會的積習不是想辦法將迷路的人拉回正道,而是在人迷路時就迫不及待地砍了他,除了冤獄難免,恐怕社會的愛與包容力還是淡薄了些。就像金毛獅王謝遜,也曾是數十年「迷路的靈魂」。迷路前,他是明教的明日之星,回到正路後,他成為少林派的修行高僧。如果在迷路時,大家就非殺他不可,那就像看電腦斷層CT片,只看到人的一些橫切面,看不到「全人」了。

  謝遜字退思,是個「能驅十萬橫磨劍,能讀四庫未見書」的文武全才青年,生得金髮碧眼(不知是否跟「北海小英雄」一樣,都是北歐維京人?)。從十歲開始,他就拜投成崑門下,習得一身武藝;二十三歲加入明教,以一頭金髮得到「金毛獅王」的外號,列名「紫白金青」四大法王之一。因為在教中表現優異,他是陽頂天將名字藏在「正大光明」匾後,秘而不宣的指定繼承人。

  怎奈命運磨人,懷抱大好前程,本可領導明教的謝遜,竟然成為成崑「消滅明教連環計」中的一顆棋子。成崑將謝遜的父母妻兒一夕暴殺,他則躲到少林派空見大師門下,坐等謝遜自己走進葫蘆谷這條死路中。

  「知徒莫若師」,謝遜果真抓狂了,為了逼出成崑,他從遼東到嶺南,不停地殺人放火,留下成崑之名,但成崑「見怪不怪,其怪自敗」,硬是不理謝遜。謝遜將自己搞成了「全民公敵」不說,還誤殺空見大師,落得抱憾終生。

  在冰火島苦思屠龍刀秘密及懺悔自省後,謝遜再度回到中土,被囚於少林寺地牢中,日夜聽經,終於頓悟前塵,思過悔改。經過武林各派一翻吵鬧擾嚷,且與成崑了斷恩怨後,謝遜拜在渡厄大師門下,精研佛法,成為佛門高僧。

◆ 徵狀 ◆

  一方面因無法完成復仇大業而自責,一方面又因雙手沾滿無辜血腥而自譴,幸好謝遜在學佛之後,同意讓受難者家屬吐唾沫、打耳光洩憤,否則以他心靈上如此無法原宥自我,在自我譴責之下,恐怕會得自體免疫疾病。

◆ 處方 ◆

  謝遜成道後,可以當「流氓高僧」,以親身經歷弘法,鼓勵江湖人士放下屠刀,回頭是岸。謝遜的「人性本善,卻可能誤入歧途」個案,可供大元刑部深入思考,「死刑」是否可以廢除?「導惡為善」是不是比「消滅惡人」更具正面社會意義?

回蝴蝶谷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