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芷若──忍耐的小媳婦

 

◆ 問診 ◆

   小說家村上春樹與心理治療師河合隼熊的對談記錄《村上春樹去見河合隼雄》一書中,兩人做了個有意思的結論:東方人比較注重「團體」,西方人比較在乎「個人」。在現代的東方教育中,要啟發在傳統價值體系中成長的孩子,有機會就該表現個人性與獨特性;若在西方社會,則需要讓孩子懂得尊重團體利益。

  現今的教育家,知道該當針對不同民族的不同屬性,發展其不足之處,但古代的孩子又該如何?周芷若就是偏差教育下產生的結果。原本可以自由生長的西瓜,硬要讓它擠在方型容器中,長成別人期望的正方體西瓜,再打上「峨嵋派」雷射標章,難怪壓抑過久,乖乖女孩終於爆發成兇狠女子。

  周芷若與沈從文《邊城》中的茶峒女孩翠翠一樣,出身船家,爸爸因為幫周子旺的兒子擺渡,一起當了蒙古官兵的箭靶。孤女周芷若從小展現出她的早慧,張無忌不肯吃飯,她懂得循循善誘,告訴他如果不吃飯,太師父張三丰會因為擔心他而餓肚子,使身心受創的張無忌願意補充營養與體力。「漢水舟中餵飯之恩」讓張無忌終生難忘,心靈的溫暖其實遠勝於那碗米飯。

  如同郭靖將楊過送入全真教一般,武當派祖師爺張三丰並未對周芷若做個人性向評估,原本該到學風自由大學就讀的她,卻被送入了講求嚴苛校規的「峨嵋軍校」,校長是奉行「嚴的教育,鐵的紀律」的滅絕師太,周芷若的人格從此在學校制度下遭受扭曲,她必須溫婉合群以求生存,並學習最高指標:奉行滅絕師太的指示規定。

  六大門派圍攻光明頂,周芷若敢於出言指點張無忌,足見她並未完全接受滅絕那套「我正人邪」的善惡二元價值觀。衰就衰在周芷若成了滅絕強迫性的遺願繼承人,這個霸道的師父,臨終前強迫她完成「光大峨嵋」的家族心願。在峨嵋派中苦受師父陰魂不散的恐嚇,周芷若想逃入心上人張無忌的懷抱,豈知這頭迎接她的,卻是個花心大蘿蔔。她私藏屠龍刀、倚天劍,也許醋意比完成師父遺願更多一些。最教人意外震驚的,是婚禮進行中,耳邊竟響起了莫文蔚的〈他不愛我〉:「我看透了他的心,還有別人逗留的背影。他的回憶,清除得不夠乾淨。」張無忌成了「落跑新郎」,跟隨情敵趙敏而去。

  周芷若終於心性大亂,將峨嵋派總門遷至定海,循著刀劍中鐵片上所刻地圖,出海尋得《九陰真經》與《武穆遺書》,迅速練成「九陰白骨爪」、「白蟒鞭」二門功夫。在少林寺屠獅英雄會中,周芷若如某週刊般胡亂爆料,說宋青書與她已有婚姻之約,甚至恣意殺害丐幫長老與夏胄、司徒千鍾。周芷若給「報復張無忌」的念頭沖昏了大腦,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。

◆ 徵狀 ◆

  周芷若要求張無忌,可與趙敏在一起,但不能拜堂成親,因為「過得十年八年,你心裡就只會想著我,就只不捨得我,這就夠了。」風平浪靜後,她又回復為懂得「以退為進」、聰敏溫柔的周芷若。若非經過這些風風雨雨,長期憋在「峨嵋校規」之下,鎮日緊張煩悶,周姑娘或許會患上「大腸急躁症」。

◆ 處方 ◆

  周芷若可以翻翻「峨嵋歷屆同學錄」,瞧瞧紀曉芙學姊的故事。雖然不見得非與師父對槓不可,但適度堅持自己的理想,而不是始終委屈地遵守校規,也許能讓身心得到更好的成長。

回蝴蝶谷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