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三通──戀女的父親

 

◆ 問診 ◆

   蔡素芬的小說《橄欖樹》中,祥浩與大方伯不知彼此是親生父女,祥浩仰慕大方伯的成熟男性風采,大方伯愛到民歌餐廳聽祥浩演唱,看在同母異父的大哥祥春眼中,深深擔心他們會演出一場「亂倫之愛」。

  大方伯不知祥浩帶有他的DNA,讓祥春捏一把冷汗。而武三通對義女何沅君的深情密愛,究竟該如何拿捏,才能教父女皆能沐浴真愛之中?

  不論是漢字的倉頡,蒙古字的塔塔統阿,還是西夏字的野利仁榮,一但造字成,怕是都要「鬼神夜哭」。人類有了語言文字,方便動物學家來個「界門綱目科屬種」,將萬法細細命名,但若人類學家也細分單純的感情事,將「夫妻之愛」、「情人之愛」、「親子之愛」、「師生之愛」劃定疆域,定出父慈子孝、兄友弟恭、師嚴君威,那就畫蛇添足了。倘若流成風俗,後人的處世,一是依著前人的習慣,拿祖傳戲服依父女角色按戲碼演出;二是明知感情不是埋在定陵乾陵的死物,而是活生生的能量流動,就掰個「前世的情人與劈腿」等來形容父親與大女兒、二女兒之情,以合理化自己的心理矛盾;三是「以彼之道,還施彼身」,困擾既從文字而起,就以文字回擊,「父女不倫戀」聽來不是滋味,說成「很愛女兒的好爸爸」就變得理直氣壯。

  武三通是「愛女成痴」的老爸,他對義女何沅君投入的感情,已經超過省吃儉用,也要讓女兒買名牌洋裝、進雙語名校的「好爸爸」。他想終生佔有女兒,任何有可能撩撥何沅君少女芳心的年輕帥哥,都是武三通眼中的「甜蜜家庭殺手」。

  武三通是武林名宿,儘管深愛何沅君,也得憋在肚中,想要愛情又須顧及自己的老面皮。何沅君終於愛上了陸展元,武三通心裡想寄給他們「情侶去死去死卡」,表面上卻還說些「我是為妳好」、「嫁人被欺負,沒老爸在旁邊咋辦?」、「年輕多金帥哥都是中山狼負心漢」等既恐嚇又乞憐的話,但人家小倆口甜甜蜜蜜、恩恩愛愛,管你老頭說些什麼,頂多回送一張「好人卡」,就把你打發了。

  從武三通憂心大武、小武鬩牆來看,一燈大師座下這位耕人老農確實深愛子女。他將家庭視為擁有而依賴的財產,成員只可增不可減,大武、小武可以娶進,何沅君不准嫁出,誰想破壞「大武王朝」的完整,誰就是他的敵人。

◆ 徵狀 ◆

  明明深愛女兒,卻要演出傳統父親角色,想講怕人笑,硬將佔有慾往心中吞的武三通,終因壓抑太久而爆發,精神分裂導致行為瘋瘋癲癲,還去掘陸何二人之墓,累得武娘子身亡。父親愛女兒到如此結局,天倫反成噩夢。

◆ 處方 ◆

  武三通、武娘子與何沅君,除了個別諮商之外,還須進行家庭治療。先讓武三通停止逃避,直接面對自己的感情,並讓他知道,何沅君婚後永遠惦記著爹的好,也會常將喜悅帶回娘家。家庭並非悶住家人的熱鍋,「愛」也不是「有了老公忘了老爸」的全有全無遊戲,讓大家追求自己所愛的人與事,家庭不會解體,反能在自由中和樂。

回蝴蝶谷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