韋春芳──被兒子鄙視的母親

 

◆ 問診 ◆

  黃春明小說《看海的日子》中,白梅被養母賣到妓院後,用她出賣身體賺的錢,栽培弟妹完成學業。自己韶華漸老後,卻被養母說成是個「爛貨」。身心俱疲的白梅有了自己的打算,她決定將未來的希望寄託在自己的孩子上。於是她從嫖客中選出一位老實人,刻意不避孕後,她終於得到親生的兒子。她的人生心願是:讓兒子長大好好讀書,成為了不起的人。

   「孩子,我要你比我強」,痴心父母比比皆是。砸重金、覓名校,就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考上好學校,尋得好職業。但諷刺的是,功成名就學業呱呱叫的兒女,回過頭來,卻瞧不起自己那學歷不夠高、地位不夠好的父母。

   韋春芳也是這樣的母親,她跟白梅一樣,出身妓院,兒子卻非常鄙視她的妓女職業。

   不知道韋春芳是否也與白梅一般,是刻意挑好「小寶的爸」,又或是錯算安全期,避孕沒避開。總之,她在揚州麗春院生下了韋小寶這個小心肝。不是麗春院紅牌的她,沒有充裕的教育基金可以「韋母三遷」幫兒子尋找靠近學校、緊鄰圖書館的教育環境。但單親媽媽韋春芳,還是用她辛苦賣身賣笑的皮肉錢,把韋小寶一點一滴拉拔長大。

   雖然身為妓女,韋春芳可是甘於本份的,至少她沒生過離職轉行的念頭。即使社會上有「笑貧不笑娼」的俗話,把「娼」鄙視到像地上的螞蟻,韋春芳可是當「娼」當得堂堂正正,身上的每一分錢都可以報進「陽光法案」,亮在太陽底下的。因此韋小寶事業成功,擠進全國十大富豪後,拿大疊銀子給她,她還很擔心是韋小寶作姦犯科的不法所得,堅持要韋小寶拿去還人。

   這樣的韋春芳並不以自己的妓女職業為恥,畢竟是自己勞心勞力所得,韋小寶問她老爸是誰時,韋春芳還能幽默地跟他說,在自己的「個人工作室」,除了不接外國case,早就比孫中山還早掛出五色旗,完成「五族共和」的理想了。

   自己雖然甘於妓女這一行,兒子卻從心裡瞧不起她,在韋小寶心中,恭維其他女人像他媽媽,就是打從內心罵對方「婊子」。而韋小寶不僅在與方怡談戀愛時,編了一篇他媽媽是明朝忠良之後的謊言來遮羞,升官加爵後,也得把母親撇得遠遠的,任她繼續在風塵中討生活,以免自己丟臉出醜。

   韋春芳的人生像坐「大怒神」,兒子從小痞子到以「一等鹿鼎公」的身分,未滿二十就擁有天文數字的帳戶存款,穿金戴銀光榮退休。韋春芳一下從社會底層的妓女身分坐火箭飛到「誥命太夫人」的地位。

   但是,韋小寶那七個如花似玉妻妾們,個個不是名門淑女,就是博士碩士,幾乎都是原本站在金字塔高層,看不起婆婆這一行的女子。如何與鄙視自己的兒子媳婦相處,韋春芳還得細細思考。

◆ 徵狀 ◆

   站在這些伯爵兒子、公主郡主媳婦面前,韋春芳這媽媽婆婆,大概不只沒法擺出架勢,恐怕連吭氣都還得小心。在兒子媳婦的鄙視中,如果韋春芳也看不起自己,脊椎挺不直,或許會慢慢因為沒自信而有些駝背。

◆ 處方 ◆

  避免跟兒子媳婦的尷尬,韋春芳大概不必急著當被晨昏定省的婆婆,先分開居住,讓彼此習慣。此外,既然一定得從妓院離職,中年的韋春芳最好另行對焦,重新學點新東西,讓自己從生命的再出發中,找到自己的新定位與自信心。

回蝴蝶谷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