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燈大師──避世的修行者

 

◆ 問診 ◆

  台灣醫師法規定:「醫師對於危急之病症,不得無故不應招請,或無故遲延。」但如果招請者與醫師有恩怨情仇,不知能算「有故」不應招請,或「有故」遲延否?

  段皇爺就為了打翻醋壇子,「有故」不救瑛姑的兒子,以致終身帶著見死不救的罪惡感。

  南詔大理說來也算特別的國家,不似中原皇帝,下朝後的娛樂是來段「經筵日講」,開開讀書會或玩賞漢陶唐玉,段氏王族在繁忙的朝政之餘,還身兼全民運動的最高推廣者,每日以練武為樂,皇帝練、大臣練,後宮妃子也練,整個皇宮彷彿是「技擊館」。段氏家族還擁有獨門絕招,就是名震天下的「一陽指」,段皇爺以這項業餘絕技,與北方四位武術專家合稱為「天下五絕」。

  學武之人通常好客,首次華山論劍翌年,王重陽到大理切磋武功,跟班周伯通卻逛起皇帝的後宮,與皇帝的愛妃天雷勾動地火。事情被宮廷狗仔隊上報後,喝醋還裝甜的段皇爺本想將愛妃與周伯通「送作堆」,哪知不懂處理的周伯通非但不領情,還腳底抹油,逃之夭夭,瑛姑卻意外有了身孕。

  豈知裘千仞惡意傷害瑛姑襁褓中的兒子,瑛姑本以為是「家暴」,起始就自設立場,將段皇爺視為敵人。在段皇爺澄清「人不是我殺的」後,本有意相救,怎知周劉二人的定情物就穿在孩兒胸前,段皇爺瞬間醋勁大發,當下成了拒絕救治的醫師。喪子心痛的瑛姑,在找不著殺人兇手的情況下,順理成章地將違反醫師法的段皇爺當作了頭號敵人。

  幾經罪愆折磨,段皇爺決心出家為僧,法號一燈,身體自龍袍改以僧衣包裝。但在信念上,一燈大師卻是以「眼不見為淨」的逃避方式來遠離世間萬象,以維持自我的安全感,並藉此作個人修為。因此,一燈大師不僅自己遁入山林,還需要漁樵耕讀四人一重又一重地將他阻絕在內。

  雖因黃蓉受傷之故,讓一燈大師開啟了對外的窗口,但卻由此被瑛姑的假藥陷害。或許因為這樣,更讓他決定阿羅漢般少與眾生接觸的小乘修為法,即使日後收裘千仞為徒,他對裘千仞的教導,也多是少惹事生非、少造業。

◆ 徵狀 ◆

  透過楊過的穿針引線,將老頑童與瑛姑串了起來,一燈大師才得以放下數十年來背在肩上,一直逃不開的、未救治瑛姑之子的罪惡感。若非如此,一燈大師長期讓自己處在見死不救的罪愆壓力下,肩頭負擔過度沉重,大概容易肩膀、腰背痠痛。

◆ 處方 ◆

  可以演一齣心理劇,讓一燈大師訴說對瑛姑的心聲,再請出超級特派員陳友諒(誰叫他名中有「諒」字,當一下阿亮吧!),超級任務請來瑛姑,敞談彼此的心情。所謂「見面三分情」,一燈大師的心結就可多少除去一些。

回蝴蝶谷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