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魔小醜,豈堪一擊,勝之不武
 

  
  本回是關鍵性的一回,稱得上「奇中有奇,妙中藏妙」,打鬥場面描寫得十分精采。蕭峰打折游坦之雙腿是意料中之事。虛竹與丁春秋的比拚,是美妙的「逍遙之舞」,逍遙派的武功似乎就是種藝術形式。段譽以他半熟半不熟、時靈時不靈的六脈神劍,將武功高絕、精通百家武藝的慕容復打得只能招架、無力還手,看得人大開眼界、大快人心。

  段譽聽聞王語嫣之言而罷鬥,認為與慕容復沒有仇怨而止戈,說不打就不再動手,這是段譽的性格。慕容復羞於對手因表妹的求情而容讓相饒,憤於一世英名毀於自己向來瞧不上眼的書獃子之手,寧死也要跟段譽拚個同歸於盡,這是慕容復的為人。蕭峰及時出手制伏慕容復,冷笑道:「蕭某大好男兒,竟和你這種人齊名!」英雄風範令人心折。齊名當世的「北喬峰,南慕容」至此方始分曉高低。丁春秋被虛竹種下生死符,由勝轉敗、醜態盡出,數百名星宿派門徒登時叛門倒戈。質樸謙和的虛竹,在星宿門人洋洋盈耳的阿諛聲中,竟不自禁地有些飄飄然起來。

  本回真正的奇妙之處並非武功拚鬥,而是一連串出人意表的事件揭秘,作者對人物的刻劃及定位,比高手相拚更懾人心魄。想不到逝世多年的慕容博居然好端端地活在世上;跳崖自盡的蕭遠山竟然死而復生;從小在少林寺成長的孤兒虛竹找到了親娘。想不到德高望重的少林方丈玄慈觸犯淫戒,他的情人竟是「無惡不作」葉二娘。想不到蕭峰苦苦追尋的惡人是自己的生身父親;葉二娘擄劫孩童是由於兒子為人所奪;蕭遠山之所以搶奪葉二娘之子,是因為給人奪去兒子。想不到造成雁門關慘劇的罪魁禍首,正是從未露面、被認為早已亡故的慕容博,他這麼做的目的,不過是為了復辟一個早已滅亡的舊日王朝。

  神奇難測的命運,使三位主人公的身分、他們與人的關係,呈現出冤孽牽連的寓言化結構。大英雄蕭峰的父親是雙手染滿無辜人鮮血的大惡人;虛竹善良仁慈,他的母親卻是害死無數嬰孩的女魔頭。蕭峰、虛竹二人身上所流血脈,當真半是天使,半是魔鬼。蕭峰和虛竹是結義兄弟,但虛竹之父率領中原群雄殺害了蕭峰之母,蕭峰之父於天下豪傑面前迫得虛竹的父母自盡。蕭峰救了段正淳,卻打死阿朱;段譽深愛王語嫣,卻擊敗她的心上人慕容復。看來與蕭峰、虛竹等人沒有利害關係的慕容復,正是引發這許多悲劇的首惡之子。人生在世,不曉得有多少恩怨相連,表面上看似毫無關聯的人物,誰也不知背後究竟隱藏了多少仇恨和衝突。

 

 

回評金庸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