燭畔鬢雲有舊盟
 

  
  〈燭畔鬢雲有舊盟〉既奇妙又精采,因為一系列謎團皆在此處解開,包括馬大元為何死亡、蕭峰為何遭人誣陷、全冠清為何主謀叛變、馬夫人為何指點蕭峰向段正淳尋仇,以及馬夫人如何看穿阿朱的精妙易容,於是將計就計、刻意誤導,導致蕭峰親手擊死阿朱。

  這一回不但對蕭峰的故事做了個總結,還巧妙地將段正淳、段譽和蕭峰加以聯繫。蕭峰與段譽的相識、結義是第一次綑扎;阿朱被蕭峰擊斃是第二次綑扎;段正淳的情人康敏是蕭峰屬下馬大元的妻子,對蕭峰懷有莫名的怨恨,則是第三次綑扎。蕭峰、段譽兩個敘事板塊自此更加緊密結合。

  本回的奇妙精采之處,在於一次又一次出人意料的解謎揭秘,讓人驚心動魄、拍案叫絕,不僅情節引人入勝,作者並刻劃出數種絕妙而特殊的人物性格,揭示某些普遍的人性弱點。似馬夫人這般冰清玉潔、冷若冰霜的莊重孀婦,居然是個淫蕩善妒的惡毒女人;如白世鏡這等鐵面無私、凜然生威的執法長老,竟然是條脾氣暴躁的無恥色狼,且是殺害馬大元的真兇;至於滿面正義、道貌岸然的全冠清當了康敏的裙下之臣,反倒不足為奇了。

  馬夫人康敏是此回的第一主角,這位嬌小玲瓏、楚楚可憐的柔弱寡婦,心思及行事極度匪夷所思,自己的丈夫要殺、有過私情的愛人要殺、不瞧她容貌的男人也要殺。《天龍八部》中的角色(尤其是段正淳的情婦們)大多有些心理變態,康敏的性格則更加自戀瘋狂。這樣的人物形象並非不可理解,凡是她喜歡的人或物,如果不能歸她所有,便要設法徹底毀壞。從她「為花衣裳害相思病」的故事中,讀者看到她的自私涼薄;從她剪損鄰居新衣的線索中,更能發現她的厲害可怕。作者將康敏的精神弱點置於顯微鏡下,脫除美麗冷艷、機伶嬌媚的外在包裝,嚴重扭曲變形的靈魂便顯露出來。康敏的女性形象在金庸小說中最為獨特,令人印象鮮明、難以忘懷。

  作者讓刁蠻驕縱的阿紫將康敏整治得死去活來,並讓康敏在鏡中見到自己醜陋不堪的模樣,甚至由此驚怖而死。「以毒攻毒」是作者的神妙安排,同時亦是深刻的象徵和啟示:自負美貌之人,最後看到的是醜惡的靈魂;害死阿朱的罪魁禍首,最終死於阿朱的同胞妹妹之手。

  白世鏡的形象設定值得探討。他沒有被描寫成表裡不一的偽君子,而是充分展現其複雜的個性。他受康敏的誘惑脅迫,以「鎖喉擒拿手」殺死馬大元、嫁禍姑蘇慕容氏,但他對蕭峰的義氣卻未曾動搖,寧可自盡也不願陷害蕭峰,教人在痛恨之餘又有幾分感動欽佩。白世鏡殺了馬大元,最後在對馬大元「陰魂索命」的駭怖中死去,正是他應得的「報應」。

 

 

回評金庸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