塞上牛羊空許約
 

  
   〈塞上牛羊空許約〉是蕭峰悲劇命運的高潮。蕭峰一心復仇,豈知最後殺死的並非仇人,而是摯愛的阿朱。這慘絕人寰的一幕,在狂風暴雨、電閃雷鳴的黑夜中上演,如同古希臘悲劇再現、莎士比亞的《李爾王》重演。

  阿朱始終不知道自己的身世,豈料一旦明瞭,無情又可惡的命運,卻要她在父親與愛侶之間做出殘酷的抉擇。為了消弭爹爹眼前的危機、避免情郎來日的厄難,阿朱除一死之外,再也無路可行。阿朱喜愛扮演他人,多數時候是無傷大雅的頑皮胡鬧,但這回卻不得不設下「圈套」,讓情人親手打死自己,仿佛先前所有的喬裝改扮,都是為了這次而鋪墊。金庸小說中少有易容高手,《天龍八部》出現了一位,作者讓她大玩特玩,她最後終於扮著父親踏上死途。

  本回出現了幾處漏洞。

  一、蕭峰與段正淳相見時自稱「契丹人蕭峰」,並未隱瞞身分,但段正淳對此毫無特殊反應,這就不大對勁了。倘若段正淳真是「帶頭大哥」,理當對「契丹人蕭峰」反應強烈;如果段正淳殺害蕭峰的養父母及玄苦大師,更該對前來報仇的蕭峰意存戒備,何以明知蕭峰的武功比段延慶高強得多,卻仍坦然應約?江湖經驗豐富、性格練達精明的蕭峰,應當有所覺察才是。

  二、蕭峰與段正淳的「對質」,雙方同樣講得含糊其辭,一說殺人、一說調情,看似巧妙的陰錯陽差,實際上卻不合情理。且不說蕭峰一向幹練精細,如此大事當問得仔仔細細、明明白白,就算他極度憤怒,也該提一提「雁門關」之類的關鍵字詞。假如蕭峰這樣問話,便不致於發生如此嚴重的誤會。

  三、蕭峰明明發覺阿朱的異常神情,卻絲毫沒有留意關注。阿朱靈巧聰敏,既有對馬夫人的異樣直覺在先,又是第一次面對親生父母,應該協助蕭峰慎重其事地將事況弄清楚才是,可她完全無所作為,顯然不符合她的機靈性格。總而言之,這一切都是作者的「刻意安排」,即使明知有些疏漏也不得不為。

  儘管有幾根「骨頭」,作者對蕭峰的形象仍有精采描繪,擊死阿朱後的悲傷悔恨、絕望哀慟,的確令人為他一掬同情之淚。阿朱死於蕭峰之手,固能解釋為「宿命」,但命運往往由人物性格所推動造成。這番由生到死、由死到生的精神轉折,將蕭峰的命運悲劇推向了極端。

  本回結束前,秦紅棉、木婉清再度現身,將讀者的注意力轉移至段正淳的「風流多情」,這是個巧妙的設計。秦紅棉母女曾經追殺過刀白鳳,再來尋阮星竹晦氣是「同理可證」;舊事重提,使故事結構更加緊密,讀者也感到親切;這幾位與段正淳關聯深厚的女子,正好將蕭峰帶回馬家。段正淳既有明朗爽快的秦紅棉、俏美愛嬌的阮星竹等許多情人,再新增一位艷媚柔膩的馬夫人康敏,便十分自然。

  本回起始,蕭峰由馬夫人家前往小鏡湖;本回尾聲,蕭峰自小鏡湖返回馬夫人家。這個「回頭路」的安排,在情節、結構、象徵層面上,都是神妙之筆。

 

 

回評金庸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