悄立雁門,絕壁無餘字
 

  
  這一回篇幅簡短,講述的是喬峰故事的過渡和轉折。

  盲目的仇恨、深沉的鬱抑及澎湃的衝動,導致喬峰與漢族群雄在聚賢莊展開了一場驚心動魄、不忍卒睹的血戰,在惡戰中,人性與獸性實已難分難辨。喬峰身處險境,不得不奮力而戰,誰也料想不到,他竟然在捉住玄寂大師後又放開了他,罷鬥求死。在這千鈞一髮的緊要關頭,突然出現一位身形魁梧的蒙面黑衣大漢,那大漢以一條長繩纏住喬峰腰間,將他自龍潭虎穴中救離。這條長繩,恰似一條命運的繩索,使喬峰的人生得以繼續,至於「求死不得」的結局到底是福是禍,眼下還無從論斷。蒙面人拯救了喬峰,倏然而來又倏然而去,給喬峰留下了更加複雜的疑竇謎團。

  如喬峰這般提得起、放得下的好漢,既得僥倖續命,就不會再自尋死路。喬峰傷癒之後的第一件要事,便是前往雁門關外,探索自己的身世之謎,然而,他注定要繼續遭受命運的無情捉弄。「悄立雁門,絕壁無餘字」,千里奔馳,卻落得個毫無結果,這讓喬峰怒火上衝、心境暴躁,只想揮刀舉掌亂殺一番。

  此刻的喬峰,再度被無法抑制的鬱怒所控制,他瘋狂地拍打山崖石壁,打得手掌出血,幸而美麗多情的阿朱及時現身,她由衷的關懷和俏皮的言語,緩解了喬峰絕望的情緒。

  正當喬峰苦惱於尋不著身世確證之際,眼前出現了宋國官兵打草穀的隊伍,這幕情景讓喬峰明白,原來漢人軍兵也如契丹人一般,擄掠補捉敵國的無辜百姓,並且辱其婦、殺其幼、傷其老,與「遼狗」的作風沒有半分不同!契丹百姓的遭遇激起了喬峰的俠義之心,契丹老漢垂死前的悲涼嚎叫,更使他油然生起親近之意。喬峰見到那老漢胸口的刺花,驚得幾欲摔倒,因為在喬峰的胸膛上,也刺了個一模一樣的狼頭花紋。這青鬱鬱的狼頭,顯然是契丹某部族的共同記號,喬峰終於找到自己身為契丹人的證據!

  漢人中有壞人官兵,契丹人中自然也有好人,所以喬峰告訴阿朱:「從今而後,不再以契丹為恥,也不以大宋為榮。」然而,此時卻是他的心理危機最嚴重的時刻。喬峰素來認為自己是漢人,如今偏偏證實自己是個不折不扣的契丹人。身屬一個民族,心靈卻屬於另一個民族(這兩個民族之間,存在著不共戴天的仇怨),理智與感情的選擇背道而馳,這無疑會導致身分認同的危機。故事發展至此,喬峰悲劇命運的全部意義才開始充分顯示,而這種撕裂身心的徹骨苦痛,需要喬峰以他的整個餘生,獨自慢慢地品嚐承受。

  在喬峰孤單痛苦之時,身旁有聰慧伶俐的阿朱相伴,阿朱的深情,幫助喬峰寬解心懷、重新振作。解開心頭鬱結的喬峰,給自己設立「為父母報仇」的新目標,對這個目標,阿朱無法扭轉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喬峰陷入另一個魔障。

 

 

回評金庸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