劍氣碧煙橫
 

  
  本回裡,段譽遭逢了第四次厄運(不斷地面臨危難,似乎就是他的宿命)。段譽是《天龍八部》的第一位主人公,所以必須一次又一次地出入人間險境,這不單是作者的?事需求,亦是世間因緣巧合。

  分析段譽遭遇的數次險局,可以看出下列特點:

  一、對手愈來愈強。先是被「神農幫」幫主司空玄所逼、次是遭「南海鱷神」岳老三所迫、後是為「惡貫滿盈」段延慶所害,這次則是落入武功奇高的吐蕃國師「大輪明王」鳩摩智之手。司空玄、岳老三、段延慶擺明著就是「惡人」,一瞧便知,但是這一回的對手,卻是彬彬有禮、面容慈善的「大德高僧」。

  二、段譽的主動性減少,被動性漸漸明顯。第一次是他要「打抱不平」,自個兒去到神農幫,連帶害得鍾靈經受無妄之災,可說是自找麻煩;第二次是南海鱷神相中了他,認為他是武學奇材,纏著非收他為徒不可,這與段譽自身多少有些相關;第三次是段延慶等人安排了陰謀詭計,要使大理王室出醜蒙羞,段譽雖是犧牲品,但他畢竟身為段門子弟。然而,這次的危厄可說與段譽全無干係,卻因機緣湊巧而遭受池魚之殃。

  三、局面一次比一次凶險。頭一回因出面排解紛爭而自投羅網,情況簡單;第二回與木婉清一同躲避蘇州王家的長途追截,又遇南海鱷神的霸道相逼,情形稍微複雜;第三回落入四大惡人、鍾萬仇夫婦與秦紅棉設下的陷阱,情境更為危急。而本回中發生的危機,不僅涉及大理王室及段氏家族,還牽涉到大理與吐蕃兩國的「國際關係」,事件淵源和影響層面均超越了大理國界。透過接連降臨至段譽身上的災難,小說的視野與空間不斷地增廣擴充。

  依據上方歸納出的規律,我們能夠發現:鳩摩智似乎是靈機一動,突然決定擄走段譽,但是這一切過程,全出自作者精心的策劃及編排。若非上一回中,段譽在甘寶寶臥房底的地道裡吸取了眾多高手的內功,他就不會「染病」,也不會隨著保定帝前往天龍寺求醫;若非段譽身懷深厚內力,他便無法學會並施展「六脈神劍」,也就不致於讓鳩摩智視為「活劍譜」而心生覬覦。段譽之所以被捉,其實與他的個性有相當程度的關聯。遇上一般人遭逢急難,段譽不會視若無睹、見死不救;見到卑鄙之徒為非作歹,他會出言相責、曉之以理,更何況這次身陷險境的人,是他至敬至愛的伯父兼大理國君主?正因為這種熱心熱腸的俠義性情,使這位愛出頭的書獃子、防君子卻防不了小人的奇人段譽,始終是「歹運當頭」!

  作者寫得不動聲色,一步步將段譽送往鳩摩智手中。段譽原是求醫者,後來成了添麻煩的人,接著又變成旁觀者,繼之因閑來無事、事態急迫而得閱「六脈神劍」圖譜,學會了那手時靈時不靈的「無形劍氣」功夫,最後才回到「主人公」的位置,擔負起救人及赴難的重責大任。早在段譽發現石洞玉像之時,「六脈神劍」的名字就出現過,而慕容博的事蹟,亦已於上一回進行述說,因此,無論在故事細節、人物性格方面,都沒有漏洞和破綻,令人不得不佩服作者的高深?事功力。另一方面,作者於上一回〈換巢鸞鳳〉裡,對四大惡人、鍾萬仇夫婦、秦紅棉母女等人做了適當的了結與處置,以便在這一回〈劍氣碧煙橫〉中全力發展嶄新的故事情節,並安排新人物登場。

 

 

回評金庸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