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eahouse_title.gif (5591 bytes)《羅生門》與《雪山飛狐》

(節錄自潘國森所著《解析金庸小說》第六章「雪山飛狐」)文/潘國森

[導讀:金庸小說導讀之作 ] 


常有人說《雪山飛狐》的橋段,有模仿日本作家芥川龍之介(1892-1927)的短篇小說《羅生門》之嫌。說這種話的人,一式都是但憑耳食傳聞便信口開河,以訛傳訛,廣東話稱之為「將耳做眼」。

首先,芥川龍之介的《羅生門》小說和黑澤明的《羅生門》電影是兩回事。以為《雪山飛狐》抄《羅生門》的人,其實應該說是「以為《雪山飛狐》抄黑澤明的《羅生門》電影」,不是「以為《雪山飛狐》抄芥川龍之介的《羅生門》小說」。

再者,《雪山飛狐》和電影《羅生門》也有很大的不同。

先說《羅生門》。「羅生門」的「生」其實是「城」,只不過是逐漸傳錯了,所以「羅生門」其實是「羅城門」,它的舊址在今日的日本京都。

《羅生門》的故事發生在平安朝(794-1192),內容是講一個失業漢在羅生門避雨,閒來無事,便想想為了日後生計,要不要轉行去幹盜賊的活,還是坐以待斃。那幾年京都一帶天災頻仍,許多人餓死,這羅生門的城樓,原來是個熱門的棄屍地點。

故事的主人翁無意中發現一個老太婆正在城樓上拔死人的頭髮,拿去做假髮來賣。

老太婆辯稱拔死人頭髮去賣雖然是壞事,可是這個女人生前也曾用蛇肉來當乾魚賣,作為營生的勾當。老太婆說不覺得那女人騙人是壞事,那女人不這樣幹活,就得要餓死。所以此時自己不拔那女人的頭髮,也得要餓死,是不得已的事情,那個死者大概會饒恕自己拔她的頭髮。

失業漢得到啟發,二話不說,竟然剝光了老太婆的衣服。也說一聲「不得已才如此」,不那樣做就得餓死,然後如一縷煙的跑得無影無蹤。

一九五零年日本名導演黑澤明的電影《羅生門》,是以芥川龍之介的短篇小說《藪之中》改編。但是電影的名字卻叫《羅生門》,不知黑澤明為何要這樣。作家出版短篇小說集通常會以其中一個短篇來為這本書命名,《羅生門》就正是芥川龍之介的其中一本短篇小說集。因為有這部電影,電影觀眾便張冠李戴起來了。於是世人知有《羅生門》的多,知有《藪之中》的反而少得多。

《藪之中》故事內容是這樣的。一個武士與妻子同行,遇上了大盜。大盜先用計將武士誘入一個竹林之中,乘機偷襲,擒住了武士,將他綁在樹上,再強姦了武士的妻子,事後武士胸口中刀死了。

大盜被捕之後承認殺人。武士之妻先是失蹤,然後又自首。二人都說自己殺了那武士。可是武士的亡魂卻透過靈媒說自己是自殺。

那麼誰是殺人兇手呢?

還有首先發現武士屍體的樵夫,四個人的口供都各有不同,互相矛盾,因此真相也就永遠成謎。以上四人,再加上捕快、一個行腳僧和武士的岳母三人的供詞,就是這個短篇小說的全部。

因為有了這一部電影,凡是有幾個人為了維護自己而說謊,令到事情真相不能清楚明白的情形,一般人都喜歡以「羅生門」來形容。

《雪山飛狐》跟《藪之中》有很大的不同,只是苗若蘭和寶樹講胡苗范田四家的恩怨和胡一刀、苗人鳳比武有分歧,後來平阿四揭穿了寶樹的謊言便真相大白。

此外,陶百歲、殷吉、陶子安、劉元鶴等人都完全沒有說謊。因此:

「這些人你說一段,我說一段,湊在一起,眾人心頭疑團已解了大半……」(《雪山飛狐》頁一八一)

《雪山飛狐》中真正說假話的只有寶樹和尚嚴基一人,不能說像《羅生門》。

《藪之中》和《雪山飛狐》都沒有結局,讀者可以自行判斷,但仍是各有不同。

《雪山飛狐》給讀者的自由度只是胡斐那一刀劈還是不劈,然後就是劈與不劈所引伸出的後果。

《藪之中》的讀者則要決定誰人可信。如果人人都不可信,就要想出一個很巧妙的「事實真相」去解釋所有來龍去脈。因此,對讀者的要求也高出了許多。

《雪山飛狐》的懸疑測試著讀者的人生觀和是非觀;《藪之中》的懸疑卻測試讀者的理性分析。……


金庸原著 金庸漫畫 原著小百科 金庸茶館叢書